第9章 爷爷我错了

|

  楚云和一众金豪企业的高层来到林若凡身前,二话没说,直接单膝跪地。

  这一出,是楚云事先安排好的,索性不是双膝跪地,金豪企业的一众高层也就答应了。

  他们隐隐觉得,这位林先生不是普通人,从云少那焦急的模样就能看出来。

  “林先生好。”

  单膝跪地,楚云和金豪企业的一众高层齐声开口。

  这一幕,急剧的视觉冲击,让在场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

  这里围观的人,大都也是在东陵县有些身份的人,自然能认识云少和金豪一众高层。

  “这……这……”吴刚懵逼了。

  冯蓉也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一脸的难以置信。

  陈彪本来见楚云到来,心头一跳,以为是来让林若凡付出代价的,但没想却是突然单膝跪拜,让他都有些始料未及。

  人生大起大落的太快,实在……太他妈刺激了。

  想到这里,陈彪竟高高昂起了头,觉得此刻站在林若凡身边,很是自豪。

  “你们这是做什么?”林若凡也是大感意外。

  “林先生,之前是我们错怪了您,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您原谅。”楚云一脸的恭敬。

  “我一个乡巴佬,泥腿子,有什么资格让云少请求原谅。”

  林若凡大概想到楚云肯定是察觉到了八卦针法能救其父楚天宏。

  “林先生,您可千万别这么说啊!”

  楚云哭丧着脸,果然高人还是有脾气。于是,转头看向身旁的两个人,急道:“你们两个,还不赶快给楚先生道歉?”

  那俩人正是之前骂林若凡是乡巴佬和泥腿子的,此刻赶忙开口,“林……林先生,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我们才是乡巴佬,我们才是泥腿子,请您原谅我们吧!”

  林若凡叹了口气,道:“乡巴佬没什么不好,泥腿子也是人,谁规定的农民就低人一等?”

  “是是是,林先生教训的是,以后我们绝不会看不起农民。”楚云急忙接话。

  “你们起来吧。”林若凡只好原谅,人家堂堂东陵第一少,都给他单膝规定了,他如果再不原谅,那就真的太不识趣了。

  “谢谢,谢谢林先生原谅。”楚云和一众金豪高层起身,然后楚云又小声对林若凡道:“那个……林先生,我爸现在已经醒过来,他说您是他的恩人,想请您再去看看,您看能不能……”

  楚云说的比较委婉,又一脸的谦卑。

  一旁的陈彪自然也听见了,所以不等林若凡开口,便插嘴道:“云少,刚才我开着车不小心撞了那人的车一下,然后他就挡着林大师不让走,还出言侮辱,甚至最后还要让林大师从他和那女人的胯下钻过去。对了,补充一下,那女人好像是林大师的前任。”

  陈彪把吴刚挑衅的事向楚云说了一遍,又道:“所以,云少,林大师现在被人逼迫,根本走不开呀!”

  “什么?”

  楚云一听,顿时大怒,一斜眼,看向了吴刚和冯蓉。

  吴刚早就被吓傻了,此刻一看楚云的眼神,顿时心中惶恐,求饶道:“云少,我没有啊云少,不……是我不对,云少,我错了,呜呜呜……”

  吴刚哭丧着脸,他是真的怕了,东陵第一少,可不仅仅是富二代,其心肠之狠,手段之多,很多人都知道。

  可以这么说,楚云一句话,就可以让他和其父在东陵县身败名裂,甚至……无声无息的从这世界上消失。

  一旁的冯蓉也是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她也听说过东陵第一少的威名,此刻不禁脸色苍白,两腿之间,竟还流出了一滩黄色的液体!

  楚云不屑的冷哼了一句,“辱人者,人恒辱之。想请求原谅,可以,从林先生胯下钻过去,并说声‘爷爷我错了’。”

  “啊?”吴刚一张脸哭丧成了核桃。

  “嗯?”

  楚云眉头一凝,吓的吴刚也顿时尿了裤子。

  “我钻,云少,我这就钻。”

  吴刚终究还是不敢违背楚云的意思,否则就不是脸面尊严的问题,而是性命啊!

  当下,吴刚也像只哈巴狗一样,趴在了林若凡身前。

  只是,林若凡却闭上了眼,不屑的转过了身。

  陈彪见状,眼珠一转,趾高气昂的抬脚踩在了车胎上,道:“林大师的胯,岂能被你们玷污?来来来,钻我的。”

  吴刚哭着脸看向了楚云。

  楚云眼睛一瞪,“愣着干什么,钻。”

  “好好好,云少,我们这就钻,呜呜呜……”

  吴刚扯着冯蓉,一边哭,一边说着“爷爷我错了”,就那么从陈彪的胯下钻了过去。

  林若凡心烦意乱,转身,对楚云道:“云少,咱们还是去看楚总吧。”

  “行,多谢林先生。”楚云低头弯腰,作出请势,“林先生,请。”

  林若凡也没客气,先行了一步。

  楚云迈步跟上,在经过吴刚身旁时,一脚把吴刚踹翻在地,“哪他妈一只野狗,别挡路。”

  吴刚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林若凡的身份竟这般可怕,连楚云也敬畏不已。早知道的话,他还追个屁的冯蓉,骚.货,呸……

  冯蓉呆呆的看着林若凡被楚云和一众金豪高层簇拥着,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似的,想起和林若凡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那时的林若凡,是真的爱她。

  可现在呢?

  林若凡看都不看她一眼,即便是看,也是满目厌恶!

  想到这里,冯蓉痛哭了起来!

  这时,陈彪经过冯蓉身前,故意弯下腰,道:“寒冬腊月你不在,春暖花开你是谁。嘿嘿,现在你在林大师眼中,连只母狗都不如,知道吗?”

  说完,陈彪哈哈大笑,大步离去。

  冯蓉一愣,哭的更痛了!

  围观的众人,一个个都心惊胆颤,以后他们可不敢再看不起农民了,谁知道有朝一日惹到一个农民,对方会不会大有身份?

  然而谁都没有发现,痛哭间的吴刚,狠狠的盯着林若凡的背影,眼中竟充满了怨毒与愤恨!

  ……

  林若凡在楚云的恭敬态度下,上了豪车,这还是他首次坐豪车!

  一路上,林若凡内心感慨,想想以前,再想想现在,真是如梦似幻。

  楚云本来想讨好林若凡,但见林若凡不想说话,于是就和陈彪聊了起来,一口一个彪子,叫的那叫一个亲!

  显然,楚云把陈彪当成林若凡的忠诚跟班了,能和陈彪搞好关系,也就离林若凡不远了。

  陈彪偷偷看了林若凡一眼,见林若凡没有生气,于是便大胆和楚云吹起了牛逼……

  俩人各怀鬼胎,表面却是心心相惜,相见恨晚,聊的不亦乐乎。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