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窥探天机

|

  

  “魔障?”陆无双也是皱着眉头,显得极为不解,他道:“乌兄天赋异禀,修炼速度极为之快,怎么可能有魔障阻碍修道呢?”

  乌恒摸了摸鼻子,其实他也不知道所以然,只是守护圣经阁那位长老坐化之前留下的一句话而已,但一位迈入化龙境的老者岂会满嘴胡言?

  显然这不会是空穴来潮,圣经阁守护老者坐化之前留下的几句话,绝对不是子虚乌有,所以乌石对此事极为的看重,待乌恒出关后就马不停蹄的带着他来到了陆家。

  “这有一枚六品丹药,若是天机术损伤了元神,将这枚补元丹吞吃便可立刻修复!”乌石见陆红凤有些疑虑,便将那枚事先准备好的丹药拿了出来。

  “其实并不是我不愿意。”陆红凤有些迟疑,她再次看了乌恒一眼,拥有天机道魂的陆红凤就算不使用出天机术,单凭肉眼也可看透一般人的心理,但她却无法看透这个少年分毫。

  “噢?那是为何?”乌石开口。

  “这,我怕天机术无法窥探他的未来……”陆红凤说出了原因,皱着黛眉,天机术乃神通之术,有夺天地造化之妙,怎么可能无法看透一个先天修士的未来呢?

  显然众人都不信,陆指天道:“应该不可能把,凤儿你的天机术可是连我的寿元都能猜透,怎么可能无法看透乌恒心中的魔障呢?”

  “他并非常人,乃上古神体,不能与平常人同日而比的。”陆红凤开口道。

  但这话说出来,大殿内众人都显得极为怪异,陆指天脸色一黑,这话显然是指他是一般人,乌恒乃武修奇才。

  不过堂堂一个世家家主岂会因为一句话而心里生气,那未免也太过没有肚量了。

  “噢?难道妹妹你有试过?”陆无双也是追问了一句。

  “这……”陆红凤有些为难,犹豫片刻道:“其实我早在雪域森林之中就是用过天机术窥探乌恒的将来,但却毫无思绪。”

  最终她也没有将自己看到的那副场景告诉众人,毕竟按照乌恒如今的发展,怎么可能会面对那种场面,画面中的乌恒根本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个魔头,名副其实的魔神!

  只要与他的双眼对视片刻,便会头皮发麻的魔。

  大陆人人声讨他,要将他得而诛之。

  如今乌恒都已经成为耀眼的神体了,陆红凤基本确定那副场景不会发生,但万事难料,她心里也没有一个低,并且她使用一次天机术窥探乌恒的未来,却要损伤平常使用天机术三倍的元神之力。

  所以她也不太敢在使用天机术来窥探乌恒了,毕竟这种通神的秘术有违背天地法则,若是使用多了,很可能被法则秩序发现,强行将天机术给收回来。

  甚至还会夺取使用者的性命。

  所以每一次使用天机术陆红凤都要格外的小心 ,  

  “噢?你是说你曾经使用过天机术窥探乌恒的未来,却什么都没看见?”陆指天显得有些诧异,毕竟陆红凤的天机术几乎无往不利,只要使用出来定然窥探天机一二,没想到对付乌恒却失手了。

  “嗯,是的。”陆红凤点了点头,又道:“不过我还想在试试,既然有元神丹可修补元神的损失,那么也无需怕风险了。”

  “那自然好!”乌石的眼中露出精芒,其实他看的出来陆红凤并不想轻易使用天机术,但心中或许对乌恒有些愧疚,便勉强答应了下来。

  陆红凤看向乌恒的眼光一直都很复杂,她明白当初自己与乌家之人定娃娃亲的,正是乌恒,但却因为他后来天赋不佳,被陆家解除了婚约。

  此时多年来一直都埋藏在陆红凤的心底,她自问不愧疚天下人,但对从未谋面的乌恒却有着一丝歉意,不过看乌恒似乎并不知此时,脸上完全无知的神情,想必似乎还不清楚当年与他定亲之人是谁了。

  “我需要一个安静的房间。”陆红凤脸色凝重起来,每一次使用天机术她都需要准备很多,心境尤为重要,一旦心境得到了打扰,很可能会使用天机术失败,并且有几率走火入魔,元神俱灭。

  “好,我安排一下,到时候不会允许任何人打扰你们。”陆指天答应了一声。

  他将陆红凤与乌恒两人安排在了陆家重地的一间房内,这里曾经是陆家一位老祖隐居之地,后来去世凡尘,但这房间却留有那陆家老祖的一丝神念,这位老祖十分强大,死后留下的一丝神念竟然护住了整个房子,就算是化龙老怪想强行闯入也十分困难。

  将两人安排在这将房内最合适不过了,看着陆红凤与乌恒两人进入房间,陆指天与乌石都是在门外等候,有些焦急,他刚才已经与乌石商量好了,两家结盟,若是乌恒成为大帝强者,到时候自会庇护他陆家。

  所以乌恒心中的魔障是否能除掉,陆指天也是十分在意。

  “希望一个惊世之才不要被这一丝魔障给毁了。”陆指天感叹了一声,早在太古年间就有许多惊世之才被魔障给毁灭,最终走火入魔,走上了邪道,变得极为强大后,在世间杀戮成性,弄的生灵涂炭。

  魔神便由此而来!

  房间内,陈设十分简单,只有简朴的桌椅,没有任何豪华的装饰,但桌椅上却无一丝灰尘,想必是经常有人会前来打理。

  “你先上床。”陆红凤没有任何的废话,直入主题,看了眼房间内一张简朴的床位。

  “这是不是太直接了?”乌恒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太好意思。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并称南域四大美人的陆红凤竟直接让他上床,论谁也会往歪处遐想。

  陆红凤也反应了过来,显然明白自己话语太过直白,不禁俏脸一红,那里有对别人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先上床……”

  但她看了乌恒一眼,见对方眼神戏谑,似乎故意看自己笑话,不禁心中一怒,娇骂道:“混蛋,你往那方面想了,我让你盘坐在床上,你可别乱想。”

  “哦、”乌恒老实的答应一声,心里一笑,外界传闻聪明绝顶的陆红凤,如今面对自己却如一个毫无头脑的小女孩一般,他道:“我上床后,你会上吗?”

  “我当然也要上床。”陆红凤翻了个白眼,天机术催发时间可长可短,乌恒体质特殊,她可能需要比较多的时间才能真正窥探出乌恒心中的魔障,毕竟当初在雪域森林她也只是匆匆看了一眼。

  “哦,那岂不是我们两个一起上床了?”乌恒微笑,清秀的面庞看起来不过十六岁的少年,嘴角却有着一丝坏笑。

  “你……”陆红凤气结,不过心里一想,若是两人都在床上,还真是一起上床了。

  想到这,陆红凤又气又笑,眸光中露出一丝寒意,瞪了乌恒一眼,道:“你到底上还是不上。”

  “那有女人霸王硬上弓的……”乌恒暗自嘀咕一声。

  “你说谁霸王硬上弓呢?”陆红凤一挺胸前,浑身涌现出强者的气场。

  “别激动,你讲讲道理好不,明明是你要我上床的,这不是霸王硬上弓?那是什么?”乌恒露出满脸的委屈,似乎被陆红凤强行占有了一般,心里却在偷笑,暗自观察这个女人的表情。  

  陆红凤脸色越发的阴暗,简直对乌恒无言了,看起来清秀有着书生气质的少年,没想到却一肚子的歪理。

  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从语言上占任何一点优势,道:“混小子,算本小姐便宜你,就当我们一起上床了好不,请你配合一点,若不是乌前辈有求,我定不会浪费时间花在你身上。”

  乌恒的心脏小小抖动了一下,这句话太过诱人了,陆红凤竟可说出如此露骨的话语,虽知对方说的是气话,但也很是动人。

  不过他观察到陆红凤的眼神中已经有杀人的表情,便不再多加调侃,毕竟女人发起威来,男人那绝对是弱势群体!

  乌恒很老实的将靴子脱去,盘膝坐在床上,目光也凝重了起来,天机术乃窥探法则神通的秘法,若是出现一点失误,很有可能引来天罚!

  天罚比雷劫还要恐怖,那是逆天而行带来的惩罚!

  “这……”陆红凤见乌恒干脆利落的脱鞋盘坐在床上,心中有些犹豫,不禁脑海里想过某些曾经在书中想到的画面,如果她也上去,岂不是太过了。

  但见乌恒屏气凝神,神色认真,她也不在多想,便将靴子脱去,露出一双凝脂般洁白的小巧玉足,她身上散发着一股迷人的飘香,乌恒虽闭着眼睛,但闻着飘香也是能感受到丽人就面对面的坐在自己身前。

  “使用天机术时必须屏气凝神,心无旁骛,若不然,很有可能窥探天机失败。”陆红凤提醒一声,声如天籁,十分动人。

  我要开始了,忽然间陆红凤散发出一股强大的精元,笼罩了房间。

  …………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