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人妖之道4(完)

|

  不得不说钱书生有一副极苗条的身材,因为这个荒废的院子连门都被断墙淹没了,只能从角落的小狗洞钻进,书生不费吹灰之力就爬了进去

  而跟在后面的梁民川则因为身材有些臃肿卡在了狗洞里

  “喂,寡妇,你真行啊,这么小的洞居然能钻进来……哎……不是吧,我被卡住啦!”梁民川费力在洞口挣扎

  钱书生对他翻了白眼:“你在干什么啊?”

  “我现在貌似是进退两难了”

  “所以你不能叫小川子啊!”

  “混蛋你说什么?你能叫小钱钱我就不能叫小川子?”

  钱书生无奈摇了摇头,准备把他从洞里拽出来:“放松点,你别在里面用力!”

  生拉得梁民川全身抽筋自暴自弃道:“算了,你别管我了,今后我就住在这儿了”

  就在两人一拉一扯的情景中,他们身后的废墟里发出稀稀疏疏奇怪的声音,一种类似怪兽的呼吸的恐怖的声音

  两人顿时惊了全身鸡皮疙瘩毛起,又想起刚刚那两个男孩说过的可怕的生物就更觉得惊悚了,已经爬过来的钱书生二话不说准备抛弃梁民川离开

  刚迈出两步被梁民川抓住脚踝:“混小子,这种状态下正常人会扔下我不管吗?”

  钱书生以牙还牙道:“你刚刚不是说要住在这儿的吗?不用担心,我很快就回来,去买块蛋糕就回来,放手吧!”

  梁民川识破他的诡计大吼道:“你现在买蛋糕干什么?小钱钱,我们这对‘双头牌’不是一直都一起努力的吗?”

  “有那种事吗?”

  见钱书生决心抛弃自己梁民川放低了身段,妥协道:“我明白了,这样吧,你以前不是很想要那件背后写着剑客字样的皮夹克吗?我给你就是了”

  “谁要那种没品味的皮夹克啊?”

  钱书生掰开他抓住不放的手,想着自己逃命要紧,梁民川死活不撒手,两人一拉一扯反而把卡在洞口的梁民川给拽了出来

  不过同时废墟里狩猎已久的怪兽也趁机狂风暴雨般的向他们扑了过来,怪兽外形看起来像是没毛的巨大化的雄狮,头顶长着一对坚硬的犄角,冲过来一个猛扑将他们同时撞晕了

  听到怪兽在院子里的嘶叫声,外面等候的两男孩跑去了马德的人妖店求助

  万幸的是现在不是怪兽的进食时间,它将晕倒的两人给深深埋在了地里,像是贮备食物一样,等到饿的时候再进食

  半小时后,两人从昏迷中渐渐清醒……准确说应该是被一个小孩的声音叫醒的

  “醒一醒……醒一醒,你们怎么了?”

  睁开眼皮,是马瓜正蹲在他们面前,梁民川看见这个安然无恙的小孩,弱弱打了个招呼

  “哟,小子你还好吧!”

  钱书生总算放下了心:“真是个让人操心的孩子,没受伤吧?”

  看了看被埋在地里的两个只有脑袋的人,马瓜反驳道:“这些话应该我对你们说才对吧!”

  梁民川仍然想在小孩面前强词夺理,把责任推卸到钱书生身上:“寡妇,你现在的样子可真是很了不得啊,你的身体哪里去了?就这么被一只畜生给埋了?”

  钱书生不屑闭目哀悼:“你也就剩个脑袋了,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梁民川觉得这次自己算是丢脸丢大了,抬头仰天哀嚎:“刘三,高水……永别了!”

  马瓜叫住他们两:“冷静一点啊,你们只是被埋起来了,又不是死了”

  钱书生故作镇定:“这样啊……那马瓜你不用怕了,我们是来救你的!”

  马瓜对这种大人真是无语了:“你在说什么啊,你们跑来干什么?”

  梁民川回避这种丢人的话题:“不说那些,不过说回来,你还真行啊,居然没事”

  马瓜点头:“嗯,因为我一直都躲在树上,爬上树却下不来了,正在为难的时候,就看见一只怪兽把他们两顶在头上搬过来并埋起来”

  梁民川叹息:“没想到现在的怪兽都像人一样懂得贮备食物了!”

  钱书生斜了一眼:“还不是你这个白痴害的”

  “吵什么吵,你个死寡妇,要是我出去后一定揍死你!”

  两人又闹了起来,马瓜则徒手在给他们刨泥土,想把他们挖出来,一边挖一边自责的流下了眼泪:“对不起……我不知道因为我让你们被埋在这里,我到底在干什么,害了你们……还说要证明自己是个男子汉……明明我什么都没做到,可是我一直都不甘心爸爸不人小看,我明白的爸爸虽然是那副德性,但其实比谁都心地善良,只是谁都不了解这样的爸爸也不想去了解,我只是不想他被人那样骂……我……”

  说着马瓜的眼泪像是涌泉一样,哭诉一个小男孩内心脆弱的一面…

  梁民川跟钱书生一时间呆了,这样一个懂事的孩子明明只是想要跟父亲好好生活在这个社会里,却一直忍受着不一样的眼光,这一刻他们的心也被小孩的眼泪软化了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那只怪兽进食的时间到了,它嘶吼着出现在马瓜身后

  梁民川两人及时喊道:“喂,马瓜,快走,不要管我们了,你一个人先逃吧!”

  “再不走连你都会被一起吞掉的!你听见没有,走啊!”

  钱书生大吼着,可马瓜却不停在给他们两挖土,执着的要救他们出来

  “我不会走的,我不是懦夫,绝对不会放下你们逃跑的!”

  “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快走!”

  眼看着怪兽长大满是历牙的嘴,伸到马瓜的头顶准备一口咬下去

  情势不容携带,梁民川跟钱书生急得满脸青筋,愣是在怪兽扑上来的时间里全力从泥土里分别拔出自己的左右手,在它咬到马瓜的前一刻两人分别挡住了怪兽的两只犄角

  马瓜以为自己死定了,紧闭着眼睛,随后听到一声响声而且并没想象中痛触才睁开眼睛,他在梁民川跟钱书生的两只手臂间得救了

  回头的时候,梁民川对他鼓励道:“你根本一点都不懦弱,我们都明白的,你老爸也不是什么懦夫!他是你伟大的父亲,是你的英雄!不要说谁都不知道不了解,父子之间,只要你们彼此都明白不就好了吗?还有……至少我们两是了解这一点的吧!”

  钱书生抓住怪兽犄角虽是吃力,但那眼神却很笃定地说:“你记住至少这里有我们两个是理解你们的!”

  马瓜很惊讶地看着这两个人,虽然打扮得人妖的模样,此刻却极其的有男儿气概,眼前的怪兽或许在下一刻就会突破他们的阻挡吃掉他们,可他们却没有丝毫害怕的模样……

  “真是会说大话……”

  一个不屑沉重的声音腾空而来

  马瓜睁大了眼睛,怪兽身后出现的是自己人妖老爸,没等他反应便全力一拳挥在怪兽身上,那种力量犹如泰山猿人之力

  直直的一拳如排山倒海一般,将那只与人等高的怪兽给打飞进废墟里,并撞断一堵旧墙,周围成土飞扬

  梁民川两人惊得哑口无言,这种力量居然是人类爆发出来的,无论哪一个大力士也未必能做到这种程度

  马瓜回头激动道:“老……老妈……”

  怪兽从废墟里爬起来准备袭击马德,马德一个箭步上前用双臂抱住它的犄角,360度旋转,将怪兽再次仍在废墟的旧墙上,穿透了几层墙的破坏力,现场就像是在拍电影的大爆破似的

  看见这一搏斗场面,钱书生的脑海里立即反应曾经有见过的场景:“我想起来了!在外国列强入侵的时候,赤手空拳就冲进敌人阵营,独自在敌阵中杀至浑身被敌人的血染得鲜红的男人!鬼夜叉——马德!原来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男人!他应该是我们的老前辈”

  一连几拳,马德将怪兽当场揍死在废墟里

  出来后,马瓜连忙道歉:“老……老妈……我……”

  马德却一拳把他给打晕了:“小白痴,现在应该叫我老爸!”

  接着便将儿子扛上了肩,准备回家,离开时回头对还在地里埋着的两人交代:“喂!你们两个混蛋被炒了,学了半天跳舞都不会,一点儿用都没有,我店里不要你们这种人,下次再敢乱叫我人妖就不是这么简单就放过你们了,不过……没事儿的话,随时欢迎来店里玩儿……”

  最后的话说的不算矫情,但也不严肃,大概就是另一种感谢的口吻吧

  离开时另外两个男孩对马德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甚至可以说是崇拜的地步,目送他离开的同时还连忙鞠躬敬礼

  父爱永远都是伟大而又英勇的,弱小也好强大也好,人妖也好男人也好,也许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爱的方式,可这名为父爱的东西在孩子眼睛里都是一样的伟岸,马瓜自此打开心里的郁结,在他眼里这个打扮得女人模样的人妖老爸是无比英雄的,也是无可取代的……

  披着不一样的外貌,曾经的辉煌也不曾消减,即使是人妖那也是非常了不起的狭义之士

  作文——《我的爸爸》

  “我的爸爸同时也是兼职我的妈妈,我是说虽然他是爸爸但其实是妈妈,妈妈的身边有很多人妖姐姐,虽然他们都非说自己是蝴蝶,但要我说都是蛾子,但是我觉得大家都是好人,他们很善良心灵比任何人都美丽,妈妈以及人妖姐姐们,希望你们永远是美丽的蛾子!我最喜欢这样的你们,作者——马瓜!”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