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十万年前

|

  岁月的长河,漫漫无尽。

  意念的海洋,黑暗与冰冷并存。

  灵魂记忆的融合更是一个无比痛苦的过程,那是一片朦胧的空间,方拓近乎于贪婪的将一块块碎片塞入自己的口中。

  他知道,这种情况类似于夺舍,吞噬了对方的灵魂记忆,方拓就能够占据这个躯体。

  “一梦醒来,未想到我还能再度重生。”当沉重的眼皮缓缓睁开,方拓的眸光中闪烁丁点的喜悦和侥幸。

  记忆还在融合的过程中,随着逐步的整理这些记忆,方拓越睁越大,越来越不可思议。

  一段段如同烙印一般的文字呈现在意念识海的深处,这种文字对于他来说颇为古老,乃是太古时代所使用的文字,方拓对此虽然略有涉猎,但却并不精通。

  然而此时此刻,他对于这种太古文字却有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完全可以了如指掌。

  除此之外,他所融合的诸多记忆的那些所见所闻,无不令人吃惊震撼,让他蓦然有种错乱时空的感觉。

  “太古文字,铁云帝国,莫非我来到了十万年前的太古盛世?”

  房屋中的装饰在他的眼中看起来很是古老而又典雅,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镜子中那个一身白袍,犹若翩翩公子的少年模样,惊的简直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若是他记得没错,史册中对于铁云帝国有所记载,就覆灭在太古年间,而根据时间推算的话,与他所处的后世,相差最少十万年。

  而他现在的身份,就是铁云帝国方家的嫡系子孙,脑海中一堆乱七八糟的记忆让他头疼,纵然无法相信,理智却一直在告诉他自己,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他的灵魂跨越了岁月时间的长河,从后世,来到了十万年前的太古!

  当记忆逐步的融合,方拓也渐渐的从迷茫中恢复了平静,紧接着随之而来的就是阵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传遍四肢百骸。

  若是常人或许早就已经惨叫连连了,而方拓却仅仅只是皱起了眉头,他的意志力远超常人,坚韧无比,身体的疼痛对他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

  灵魂穿越岁月长河之前,他还在渡劫,身躯在九重混元大罗神劫中灰飞烟灭,即便是那般场面他都经历了过来,还有什么事情是无法面对的?

  身体剧痛的缘由乃是因为体内有一股力量犹若针芒,正在肆无忌惮的破坏奇经八脉,一身修为已经完全被废掉,显然是有高手故意而为之。

  闭上眼睛,方拓仔细的回想,识海中有一段模糊的记忆,在他夺舍这具身体之前,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正在房中吐纳修行,随后被人打了一掌,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了一道模糊的人影破门而去。

  对方的动作干脆利落,而且直至近身动手,这具身体的原主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显然不是凡俗,起码也是凝气境界的高手所为。

  而他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的夺舍成功,也与这具身体的原主人重伤垂死灵魂意念薄弱有关,毕竟他在九重混元大罗神劫下飞灰湮灭,也仅有一缕微弱的神识穿越了岁月长河。

  倘若这个‘方拓’没有在重伤垂死的状态之下,他可能未必可以夺舍成功,反而会被对方吞噬掉自己的这一缕神识。

  他的名字叫做方拓,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叫方拓,或许是机缘巧合,也或许是宿命天意,纵然以他的见多识广,对于自己这段无比离奇的经历,也是颇为感慨。

  如今,他已不再是过去那个无限接近于人神境界的霸神方拓,摇身一变,化为了十万年前一个世家大族的妙龄少年,而且还修为被废,一切还需从头再来。

  “太古时代强者辈出,天骄纵横,人杰并起,反观后世,元气稀薄,武道神通和仙法秘术难有所成,虽说在这片天地中修行起来要比后世容易,只是以我现在的废体,恐怕定是难以立足。”

  思绪平静下来之后,方拓自然而然的就开始对自己目前所处的局势进行简单的分析,他现在修为被废,等若从零开始,而且身体无比虚弱,力量连一个炼体初期的武者都无法相比。

  根据他所融合的记忆,铁云帝国年轻一代中的高手甚至于都有人达到了元神期,此等修为放在他所处的十万年后的后世,也是能够称雄一方的强者了,而在当今的太古时代,天赋高者仅仅只需数年便可达成。

  修炼之道,以炼体境为起点,其后依次为凝气境,元丹境,元神境,圣王境,人皇境,大帝境,圣尊境,人神境。

  炼体境,乃是藉借天地元气锻炼肉躯,褪去凡胎,洗脉伐髓,随后凝聚真气开辟丹田气海,便是凝气境。

  炼体和凝气两个境界,只是修炼的起步,唯有进入元丹境才算是真正的登门入室,不仅可以修炼施展诸般武道神通,还能参悟万般仙法秘术。

  至于那人神境界,乃是方拓的前世都没有达到的层次,那已经是人中神邸,超越了世俗的极限。

  只是目前这一切距离方拓还有些遥远,现在的他连炼体初期的力量都没有,而且若是无法解决体内那道能量如针芒般不断对奇经八脉的破坏,恐怕他不仅无法重修,甚至于连小命都有可能会丢掉。

  “少爷!……”

  就在这时,一声惊呼从房门外传来,紧接着脆弱的木质房门被一股蛮力粉碎,一个手中提着长刀,如铁塔般的壮汉冲了进来。

  这壮汉身穿黑色劲衣,健壮而又结实的肌肉将衣服撑的满满的,他的手臂粗如常人的小腿,不等方拓反应过来,就一把抓起他的手臂,顿然色变。

  “这些人好生狠毒的心肠!”

  一道法力通过黑衣壮汉的手掌传递入方拓的体内,对方的种种信息在记忆中缓缓浮现,让他紧绷起来的情绪松缓了下来。

  此人名为战熊,乃是他身为方家少主的贴身护卫,有着元丹中期境界的修为,以其手段,自是能够发现方拓的修为已经被废,而且体内还有真气残留,肆无忌惮的破坏他的周身经络。

  动手之人应该是一个凝气境界的修士,真气还未完全蜕变成法力,否则的话,方拓早就已经死了。

  以元丹修士的法力化解凝气修士的真气,自是轻而易举,然而战熊却依然是一脸的惋惜和自责。

  “少主,俺战熊来迟了,请少主责罚!”壮汉蓦然单膝跪在方拓的身前,身为贴身护卫却未能保护好自己的主子,他知道乃是自己的失职。

  记忆的融合,加上自身体内的伤势,让方拓此时有种无比的疲惫感,蓦然两眼一黑,身子一软,便要栽倒在地。

  本以为会跌入战熊那如钢板般坚硬的身躯上,让方拓有着意外是,接住他的是一个无比柔软的怀抱,淡淡的体香嗅入鼻息。

  “少主……”又是一声惊呼,只是这声音清脆犹若天籁,不似战熊那般如雷霆狮吼。

  而此时,方拓所有的思绪都归于平寂,有些幸福的昏迷了过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