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危机四伏

|

   意识渐渐的苏醒,不再似昔日那般混乱无常,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前世与今世的记忆自主的融合。

  鼻息间,是昏迷之前那令人回味的淡淡体香,方拓睁开眼睛,蓦然对视上了一双清澈如水的明眸。

  璀璨如星辰,明亮如皓月,这是只有绝代倾城的女子才能拥有的美眸。

  与此同时,方拓发现自己就躺在少女的大腿上,姿态很是暧昧。

  “少主你醒了啊。”少女冲着他甜美一笑。

  前世今生的记忆已经彻底的融合,方拓的脑海中瞬间就浮现了有关于这少女的信息,她名为楚云儿,是他身为方家少主的贴身丫鬟。

  “小云儿真是长的越来越水灵了。”伸手毫不客气的捏了捏那粉嫩华润的脸蛋,方拓两世为人,自然不是懵懂少年,没有什么羞涩可言。

  然而楚云儿却是瞬间俏脸通红,连忙从床榻上起身,恨不得飞一般的从房间里逃了出去。

  与此同时,方拓才蓦然反应过来,现在的自己还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而这个小丫头也才不过十三岁而已。

  “看来我还没有完全适应现在的身份啊。”起身舒展一下筋骨,伸了一个懒腰,睡了一觉,方拓感觉自己还算是精神饱满。

  “大熊,我睡了多久?”方拓径直开口问道。

  “您已经睡了两天了,少爷。”战熊在门外如此回应道,自从两天前方拓被人袭击之后,战熊便寸步不离的守在门外。

  “居然睡了两天,难怪感觉肚子那么饿,弄点吃的过来。”

  方拓话音刚落,房门便被缓缓推开,楚云儿莲步款款的走了进来,手中提着一个竹篮,还未走过来,他便已经闻到了里面饭菜的香味。

  “知道少爷醒了就会饿,俺和云儿早就给您准备好了。”门外的战熊将脑袋探进来,咧嘴一笑,露出一排白牙。

  这倒是让方拓微微一怔,这模样长的凶神恶煞般的战熊,憨厚无比笑起来的时候,却让人感觉颇为可爱……

  片刻后,一碗米饭,两个馒头,三个菜肴,全部都被方拓风卷残云一般的吃个干干净净。

  放下筷子,一旁的云儿便乖巧的收拾起来,而方拓则是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的轻轻敲打,深思了起来。

  楚云儿收拾完了,便为他泡上了茶水,不禁问道:“少主在想什么?”

  “我在想父亲和叔父,以及铁云帝国其他三大世家总共八位圣王一起进入仙光废墟,如今叔父和其他六位圣王都已经平安归来,唯独父亲被困在了里面,时至如今已有三个多月。”

  轻抿一口茶水,方拓平静的开口说道,世家宗族之事他本不想过问,然而此时却关系到了他自身的安危,便让他不得不深思熟虑起来。

  “少爷放心,家主大人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平安归来的!”楚云儿在一旁俏生生说道。

  方拓闻言,不禁哑然,这楚云儿果真是不经人事,傻的有些可爱。

  而就在此时,门外的战熊又探过来脑袋,咧嘴一笑,道:“少爷,要不咱们也去一趟仙光废墟,把老爷救出来吧?”

  “你给我老实的在门外守着!”方拓恨不得把手里的茶杯扔过去砸在战熊的脸上。

  揉了揉太阳穴,方拓现在是感觉头也疼,蛋也疼,目前为止,他身边只有这么两个可以信任的人,却一个比一个更傻更天真。

  “看来指望这两个家伙出谋划策是别想了,凡事还得靠我自己。”深吸一口气,方拓将心情平复下来,问道:“云儿,我们手上现在还有多少元石?”

  元石乃是天地元气凝结而成的矿石,分为下,中,上,极四品,修士可以从中吸纳天地元气用来修行所用,故而成为了大荒世界中流通的交易货币。

  “还有两万块下品元石,一万块中品元石,三千块上品元石。”楚云儿回应道。

  身为方家嫡系少主,未来的家主继承人,方拓自然会拥有自己的修行资源,一块中品可以兑换一百块下品元石,一块上品元石更是可以兑换一百块中品元石,如此计算起来,他手中的资源已经足够骇人,纵是一般的圣王恐怕都未必能够有他这般富有。

  方拓心中也清楚,这些东西都是他的父亲方天山所留,在他的记忆中,方天山在三个月前准备前往仙光废墟之前,方才将这些东西交给他,如此看来,似乎方天山知道自己此行去往仙光废墟将会是有去无回……

  八位圣王同去,七位归来,唯独只有方天山未归,这其中就是笨蛋也能看出其中的猫腻,也就只有楚云儿和战熊这样的异类才会傻呵呵的不知所云。

  而且方天山三个月未归,身为其唯一嫡系后人的方拓就受到了袭杀,如此一来,显然方家之中有人生出了异心,想要置他于死地。

  只不过出手偷袭之人鬼鬼祟祟,并且只有凝气境,这样的人在方家中一抓一大把,也难以锁定出来到底是何人所为。

  方天山是方家家主,他方拓则是其唯一的嫡系后人,倘若方天山始终不归,方家不可无主,自然要另有家主上位,执掌大权。

  若是按照正常的程序,方拓便是唯一的继承人,不过这世间本就有很多人不会按照常理出牌,只要他这个唯一继承人死了,那么方家的其他人自然就有机会上位。

  但是那些心怀不轨之人却不敢明着来,毕竟方天山坐在家主位置上已有十多年,手下也有一部分忠心耿耿的属下,尽管很多人都不希望让他这样一个毛头小子来当家主,却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方天山这唯一的后人被人害死。

  元丹境就已修炼出神识,偌大的方家府邸中自然有圣王境界的高手坐镇,这边的风吹草动都难以逃过其神识的感应,但是在他被袭杀的时候,却并未出手阻止。

  由此可见,这些人也并不是死心塌地的想要护着他,如此摆明态度,只要不明着出手,其他各种随便。

  念想此处,方拓嘴角不由得泛起苦笑,当前的局势对他而言,似乎岌岌可危,他这个嫡系少主,唯一的家主继承人被人袭杀,昏迷了两日,方家中的诸多掌权人物却没有一个人露面,甚至于连过来探寻一番都没有。

  这无疑是一种冷处理,完全让他自生自灭了。

  融合了两世的记忆,方拓也明白这种情况也怨不得他人,嫡系少主的身份固然尊贵,但却是一个十足的修炼废材,以方家的底蕴和他手中掌握的资源,就算是一个天资愚钝之人,在他这般年纪,起码也可以达到凝气大圆满境界的修为。

  而之前的‘方拓’却始终处于炼体大圆满境界,固然可以凝聚真气,却无法开辟丹田气海,如此一来,真气无法储存,便会自行散去。

  记忆之中,对于这种古怪的丹田,方拓也是闻所未闻,身体的原主人每次凝聚真气开辟丹田之时,都会有一股莫大的阻力让他无功而返,黑暗而又寂静的丹田犹若死海,无法撼动分毫。

  有着圣王后期修为的方天山也曾数次寻求办法试图解决方拓身上的这种问题,但却即便以重金寻来了一位人皇强者,也无法将神识探入他的丹田,自然也就无从知晓问题的缘由。

  而且这位人皇强者还曾打算以自身法力强行帮助他开辟丹田,费尽周折,也是无功而返。

  由此一来,死海废体便就此注定,之前的‘方拓’也是得知自己父亲被困在仙光废墟的消息之后打算再次开辟丹田气海,故而才被人趁机偷袭,生命垂危。

  只不过那偷袭之人本以为‘方拓’必死无疑,也未想到另一个方拓穿越岁月长河而降临,以强大的意志力生生挽回了死局,支撑到战熊的到来,化解了体内的危机。

  诸般缘由在脑海中简单的过滤一遍,方拓知道,危险还是随时都有可能会发生,这种紧迫感压迫在心头就如一块巨石,让他难以喘息,他必须尽快拥有自保制敌的手段才行。

  “随我出去一趟,我需要买些药材来用。”沉吟片刻,方拓将手中的茶杯放下。

  “少爷要买什么直接告诉我,我去给少爷买来就行啊。”清澈的眸子望着方拓,楚云儿似是有些疑惑。

  “你这丫头,什么时候才能长大点啊……”方拓又是一阵的头疼,屈指弹向楚云儿脑门。

  “哼,少爷坏蛋!”楚云儿动作敏捷的向后一闪,便躲了开去,俏脸微红,无比娇嗔道。

  “我这个脑子呀……”方拓快无语了,估计这楚云儿指定把他刚才的话想歪了,本少爷再如何饥渴望,也不至于非得等到你长大吧?

  不过转念一想,方拓发觉自己似是已经进入了现在这个身份的角色,有这样一个很傻很天真的贴身侍女,又有一个憨厚朴实的贴身护卫,这样的生活,却也不会无趣。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