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嫡系威严

|

  之所以亲身而为,不安排楚云儿亦或是战熊外出买药,却是由于方拓担心会有意外发生。

  他现在没有半点修为,身边必须有人保护,而楚云儿和战熊一旦落单,很可能会被人有机可趁,方拓也是考虑到他们两人的安危,才不得已而为之。

  刚从自己所住的庭院走出,便听到了一阵女子的哭泣声。

  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身穿华贵锦衣,怒冲冲的向着一个楚楚可怜,身穿侍女服的妙龄少女大打出手,眼角闪现过一丝刺激和兴奋之色。

  那少女眼中带着泪光,却也只能嘤嘤哭泣,尽管口中连连求饶,却无济于事。

  “本少爷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他吗的居然给脸不要脸,打死你这个不识好歹的贱人!”锦衣青年甩手一巴掌打在少女的脸上,似是对于这种折辱女人的行为感觉很是刺激。

  看到这一幕,方拓的眉头不禁微微皱起,脑海中的记忆很快浮现,那名锦衣青年名为方群,乃是方家旁系子弟,仗着有方家为后台,向来做事肆无忌惮,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显然,他对这名侍女起了歹意,只不过那侍女誓死不从,从其房间里逃了出来,这才让其恼羞成怒,在此大打出手。

  那侍女看起来也就十三四岁,与楚云儿差不多,方群此番作为简直可以说是连畜生都不如。

  方拓所住的庭院位置较为僻静,似是感觉四下无人,方群的眼中闪现疯狂之色,竟是一把扯开那侍女的衣裳,要在光天化日之下,行那畜生之举。

  “不要,求你了,少爷,不要……”那侍女拼命挣扎,奈何手无缚鸡之力,方群固然酒色过度,却也有着凝气后期的修为,制住一个凡人自是轻而易举。

  “他吗的贱人!让你家少爷爽了,日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若是给脸不要脸,少爷不光上了你,还把你卖到青楼,让你千人骑,万人压!”这方群已经精虫上脑,双眼通红,那侍女似也被他吓坏了,闭上了眼睛,紧咬着下唇,似是已经认命。

  就在这时,方群眼角的余光撇到了从庭院里面走出来的方拓一行人,而此时,战熊已经双拳紧握,楚云儿眼中杀机闪烁,若非因为主仆身份之别,怕是早已经冲上去,将这个畜生碎尸万段了。

  “少爷,我想阉了他!”楚云儿明眸几乎要喷出火来,平日里在方家府邸中,这方群每次看她的眼神都恨不得将她脱光,若非因为她是方拓这位嫡系少主的贴身侍女,恐怕事情难料。

  “俺想一拳锤死他!”战熊本想去抓身后背着的大刀,似乎觉得一刀杀了不过瘾,方才捏了捏拳头沉声说道。

  “吆喝,今儿是吹的什么风,拓弟怎的出来了?莫非是冲关成功,突破到凝气境了?”方群依旧抓着那个侍女,回头向着方拓笑呵呵的讥讽道。

  若是三个月前,他断然不敢如此,旁系冒犯嫡系乃是大罪,即便方拓乃是死海废体之身,嫡系威严也不是旁系所能触犯的。

  “拓弟是你能叫的么?见到本少主竟然不行礼,你想造反不成?”方拓嘴角泛着一抹轻笑,手中把玩着一枚玉佩,话语虽然随意,却又带着一种不容忽视的威严。

  方群眼中寒光一闪,冷声道:“最近府里可不安生,听说两天前拓弟被人袭击了,还是早些回去休息的好。”

  心中冷笑,方群此番言语已经带了威胁的意思,你方拓虽然是嫡系少主不假,但是家主方天山现在生死不明,你还是少摆架子的好,现在赶紧离开就当没事,别坏了本少爷的好事。

  方拓的嘴角依旧再笑,他虽已经渐渐适应了现在的身份,但是骨子里的那份威严却始终还在,不管前世今生,他方拓都从来不弱于人,前世他乃是圣尊大圆满境界的强者,只差半步便可成就人神尊位,一个小小后辈也敢在自己面前嚣张,简直不知死活!

  “不将我的警告放在心上,便怨不得我,念在你是方家长老之孙的情分上,我饶你不死。”方拓淡淡说道,眼睛连看都不看方群一眼,望着手中把玩的玉佩,道:“大熊,打断他的手脚,废了他的修为!”

  “好嘞!俺已经忍了很久了,就等着少主下令了!”战熊二话不说,径直纵身向着方群冲去,整个人如同一头冲锋的暴熊,夹带着滔天的怒气。

  “方拓你敢!……”看到战熊冲了过来,方群面露惧色,提气大喝一声,真气周转全身,呈现淡淡的绿芒。

  对此方拓根本不予理会,这种人渣,他更是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俺家少主说了,打断手脚,废你修为,看打!”战熊毕竟是元丹中期的修为,拳头上青光闪烁,一拳便将方群打的吐血飞退。

  这还是战熊留手的缘故,否则以他强横的蛮力,一拳足以打死十个八个方群这样的低阶。

  “咔嚓!”“啊!……”

  一声脆响,随后就是惨绝人寰的嘶叫,手臂被折断的彻底变形,臂骨可以说是碎的不能再碎,就算是有灵丹妙药也无法恢复。

  方群那张酒色过度的脸,在剧痛下彻底的扭曲起来,惨烈的疼痛如鲠在喉,他纵是想要求饶,喉咙里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只能如野兽般吼叫而无补于事。

  “还不快走?”战熊笑呵呵的望向那个小侍女,与此同时又是咔嚓一声,折断了方群另外一条手臂。

  那小侍女早已吓得面无血色,连忙仓皇而逃,只听到身后接连又传来两声咔嚓脆响,随后就没了声音,却不知那方群已经完全痛的昏了过去。

  “呸!”

  朝着如死狗一般趴在地上的方群吐了一口唾沫,战熊伸手一指点在其丹田处,废了他凝气后期的修为。

  就在这时,楚云儿也上前踢了几脚解恨,其中一脚险些将其传宗接代的玩意给废了,方拓赶紧拦住,要是真把这方群给废了,事情就真的会闹到无可收拾的地步了。

  方群的爷爷乃是方家的长老,名为方庆雄,方群是其这一代的独苗,若是断绝香火,恐怕那老家伙会不死不休,毕竟现在今非昔比,他那便宜老爹现在可护不了他。

  挥了挥手,方拓带着战熊和楚云儿两人转身离去,他相信这一幕绝对逃不过某些人的眼睛,在这个过程中无人阻拦,想必会有很多人准备要看一场好戏。

  一场戏,就如一场棋局,只是方拓心中冷笑,那些自认为掌控住棋局的人都以为他是一枚棋子,可以随意掌控。

  或许过去如此,但是如今随着他穿越岁月长河而来,那么这一切就注定将会改变!

  此时,就在距离方拓住所不远处的另外一座庭院中,一个身着青衫,面相和蔼,身体略有发福的中年人手捋发须,轻抿了一口茶水,淡淡道:“老黄,你也看到了吧?”

  说话间,青衫中年人望向方拓三人离去的方向,纵然隔着院墙,但是一切却都仿佛都能被他看在眼中。

  “老奴愚钝,不知道方少爷此举到底为何意,废了方群,方庆雄势必不会善罢甘休,没有了家主庇护,他将如何应对?”名为老黄的仆人说出自己的想法。

  “呵呵,不仅如此,他还动了杀心,倘若我大哥还坐镇在府中的话,方群就不是被废,而是必死无疑。”青衫中年人笑着说道,“他有杀心,却并未下杀手,显然也知晓其中关系的厉害,只不过纵是如此,方庆雄也势必会有所动作,这小家伙修为被废后,似乎变得有趣了起来。”

  这青衫中年人名为方天烈,乃是方拓的叔叔,其父方天山的弟弟,与家主方天山一同前往仙光废墟之人,可以说是目前方家最高掌权者之一。

  他并未多说什么,但是嘴角却泛起了一丝笑意,他的神识‘看’到了已经距离很远的方拓回头向他所在的庭院看了一眼。

  “有趣……”方天烈笑了笑,将散出去的神识收了回来。

  与此同时,已经走到方家府邸大门前的方拓眉头皱起,虽然不具半分修为,但是他的灵觉还在,察觉到了方天烈的窥探。

  “我这叔叔倒是挺有意思。”方拓心中暗道,对之起了提防之心,毕竟方天烈乃是圣王境界的强者,根本不是他目前所能对抗的。

  只不过别人在算计他,他同样心中也有自己的算计……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