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强势回击

|

  铁云帝都壮阔而又雄伟,自三百年前铁云大帝在此立国凝聚万民气运后,便奠定了铁云帝国在东胜神州世俗中的地位。

  之所以特意的提到世俗,便是因为不管是世家豪门也好,还是帝国皇城也罢,真正能够超凡脱俗,凌驾在世俗之上的,终究还是那些屹立在众生之巅的圣地大宗。

  由于近些年来‘方拓’始终沉默寡言,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自己的庭院中研究如何突破桎梏开辟丹田气海,故而很少出来走动,游荡在铁云帝都繁华的街道上,战熊和楚云儿就像是两个充满好奇的孩子,玩的可谓是不亦乐乎。

  一连逛了十多家药铺,方拓却是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此次外出买药,方拓打的主意就是想要凭借药理来加速自身的修行。

  本以为时值繁华盛世的太古时代,后世那些几乎绝迹的药材应该不难购买,却未曾想过自己还是将事情想的过于简单,十多家药铺中固然也有后世难得一见的数百年老药,但是并无法满足他的要求。

  千年以上的药材可炼灵药,在当世之中也是弥足珍贵,寻常之人断然难以买到,大多数都掌控在诸多势力的手中为己用,外人购买唯有拍卖方可。

  毕竟太古年间虽然灵药不缺,但是修士的基数却要比之后世多了无数倍,仍然是供不应求。

  铁云帝都中共有五家大型的拍卖行,分别掌握在方,宋,唐,程四大世家,以及皇族铁家的手中,其中又以铁家的拍卖行规模最大。

  根据方拓得来的消息,五家拍卖行各自举行竞拍的时间不同,此时正值铁家皇族拍卖行即将开始竞拍,他便径直为此而来。

  “拍卖会已经开始,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刚刚来到拍卖行的门前,便被几个仆人模样打扮的人拦住,让方拓的眉头不禁又皱了起来。

  他发现,自从穿越降临到这具身体之后,他这几天比前世一百年皱眉的次数都要多。

  “少爷,是方乾世子手下的人。”看到那几名一脸嘲笑和得意的奴仆,楚云儿有些不悦的低声说道。

  “一个小小奴才也敢挡少主的路,你莫非活腻歪了不成?”战熊大怒,一步上前,将手中的令牌亮了出来。

  此时拦在拍卖行门口的共有两批人,其中一批为拍卖行的护卫,属于铁家,将方拓一行人拦住的一群人,则是方乾手下的仆人,为首之人名为罗福,此时一脸不屑的笑道:“战熊这话说的可是言重的,在下不过区区下人,自然不敢拦少主的去路,只是我家少爷便在拍卖行中,专门吩咐我等守在此地,禁止闲杂人等入内。”

  “嫡系旁系不分,我方家便养了你们这样的下人?你在说本少主是闲杂人等?”三步之外,方拓神色平静的淡淡开口,望向罗福的目光中,流露出一抹杀机,还有不可抗拒的上位者的威严。

  似是也从方拓的身上感受到了压力,罗福感觉自己的右眼皮跳个不停,赶忙上前一步,躬身行礼,道:“请少主恕罪,我家少爷的命令,小的也是不敢违抗。”

  这罗福并不傻,固然眼前这位嫡系少主在方家失势,但却毕竟有着少主的身份,而且战熊这个贴身护卫实力不弱,双方若真的发起冲突,他纵是被打死了,也没处说理去,因此也只要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方乾那边。

  “战熊开路,本少爷要进去买点东西。”方拓懒得跟这种喽啰般的角色多费口色,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好嘞!挡路者死!”得到方拓允许动手的命令,战熊没有任何犹豫的抬腿就是一脚,正好踹在那罗福的胸口上,将他整个人都踹飞了出去。

  此处发生的事情也引得不少人围观,眼见此景都是有些目瞪口呆,如今方拓已经失势,自身都将难保,居然还敢与人发生冲突,倒是令人颇为讶异。

  一声惨叫,战熊一身蛮力惊人,一脚之力将凝气后期修为的罗福踹的大口吐血,胸骨断裂了好几根,他原本就不将方拓放在眼里,之前装孙子不过只是不想将事情闹开,此时怒上心头,顿然恼羞成怒。

  “给我上!”捂着胸口,艰难的想要站起身来,罗福大喝一声,让手下的众人一起动手。

  “以下犯上,罪当处死!”战熊一声怒喝,可谓是声势惊人,震荡的四周众人耳膜嗡嗡直响,其余七八个方家仆人一时不敢上前。

  世间之人哪有什么傻子,战熊的实力在方家也是有着赫赫威名,否则也不可能被安排为嫡系少主的贴身护卫,莫说是这几人,就算是再多上一些人手,恐怕都不是其一合之敌。

  “砰!”

  战熊二话不说,上前又是一脚,出手速度之快令人难以做出反应,只听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罗福又被踢飞了出去,整个下巴鲜血淋淋,让人心中发寒。

  “住手!”就在这时,拍卖行中传来一声大喝,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大步走出,此人便是方乾,得知方拓前来铁家拍卖行,便事先设局,本以为会让方拓这所谓的嫡系少主不敢妄动,却不想对方真的敢动手。

  “俺战熊只听我家少主的命令。”咧嘴一笑,对于方乾所言,战熊根本不予理会,抬手挥出一道青光剑气,将那罗福就地格杀。

  “方拓,你这是什么意思?罗福毕竟是我手下的奴才,可不是让你用来逞威风的!”方乾冷哼一声,声言厉色的说道。

  只不过他并不知道方群被废的消息,倘若得知,他必然不会在此设局,连方群都敢动了,何况一个区区奴才?

  “少主名讳,岂是你能直呼的?你敢质问少主?”方拓还未开口,一旁的楚云儿却已经怒声斥道。

  “本少爷在跟方拓说话,何时轮到你一个小小奴婢插嘴?拓弟你就是这样管教下人的?”方乾冷冷扫了楚云儿一眼,战熊虽然实力不错,但是他身后也有几个元丹境界的高手护卫,自是不惧。

  “你……”楚云儿还要说些什么,方拓抬了抬手,示意她稍安勿躁,淡淡道:“三个月前,方乾你敢如此与我对话吗?今天杀你一只狗,只是给你提个醒,下次死的人,或许就是你了。”

  话音落下,方拓也不打算再进拍卖行了,径直转身离去。

  听到方拓的威胁,方乾本想声言厉色说些什么,一番话生生被堵在了嗓子眼里,按道理说起来,此事他的确并不占理,太古大荒等级森严,以下犯上,是为作乱造反,而且还只是一个奴才,死了也是白死。

  “嘿嘿,三个月来,少主都处处退让,今天俺大熊总算是解气了,心里面舒坦啊!……”走在回去的路上,战熊咧嘴呵呵的笑着说道。

  “那方乾实在是太过分了。”楚云儿在一旁则是愤愤不平的说道。

  “少主刚才没下令,否则俺大熊上去揍不死他!”战熊在后面挥舞着那堪比人脑袋大小的拳头。

  “大熊你只是元丹中期,方乾敢跟我对峙,自然会有依仗,真的冲突起来,你可能就要吃亏了。”方拓笑着说道。

  战熊天生神力,可以说是力大无穷,方拓倒是有心打算将其培养成自己手下的得力打手。

  只不过他现在身上没有半点修为,日后有机会了,自是会根据其体质,为他量身打造一套修行秘法。

  “少主,您不买药了?”

  “暂时先不买了,回去之后,想必一场好戏应该也要上演了。”

  与此同时,望着方拓一行三人的背影渐渐的远去,消失在街道上的人流中,方乾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狠戾之色。

  三个月来,方家的旁系弟子时而会故意找茬,方拓都是选择退避,而今竟然开始反击,尤其是方拓之前身上那令人说不出来的一种气质,与往日有着截然不同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个仆人快步走来,附在耳旁说了几句,令方乾登时脸色微变。

  “方群被废了?方拓下令动的手?……”一天之内,两次冲突,方拓都是强势回击,这种突然的变化,似是有些让人措手不及的感觉。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