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悲剧的军训与初战

|

  “就这样被你征服,截断了所有退路……”。“靠!快起床了,六点还要会早操;快5:40了,闹铃响了”。一大早罗毅就叫道。

  而我在铃声响了以后就醒了。自从突破第二层功法后,运功就对姿势没有严格要求,只要我静下心来就可以随时随地练功。我们花了十分钟就洗漱好。来到宿舍楼下,就和新生大军走进中心体育场。体育场上,我们各自按班级站好。

  突然,主席台传来了广播的声音——“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校长龙啸天。首先,欢迎你们来到ZY大学;其次,今天,你们的大学生活就开始了,接下来,你们会被分入各位教官手下进行军训。值得一说的是,今年,将有一群美丽而负责的女教官,这可是全国首届的情况,分到女教官中队的同学好好去享受这段光阴吧。下面请ZY市XX区特警队长发表说话。”

  “同学们好,我是……。”(我想:反正以后本侠卫也和他没交集,所以他的自我介绍和精彩演讲我一字也没听进去 。)“……好了,下面我们来进行中队分组,请下面点到名的教官和系院出队。第一中队——教官上官红,学生医学系、中文系,请出队到南苑操场。第二中队……。”

  “哦、!太好了,女教官啊。”我和我左右后的三兄弟说道。

  很快我们来到了南苑操场。只见一位身着警服,身材高挑,拥有一双笔直的美腿、精致的五官的英姿飒爽的女警迎着我们小跑而来。当我看见了她的脸时,我有一种狠抽室友嘴的冲动。“妹啊,你们才是乌鸦嘴,你们全家都是乌鸦嘴。”怎么会是她,靠死定了,上次我在神农架耍了这妞,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就无所谓,死了、死了。怎么办、怎么办?有了。我转过头对老大很真诚的说道:“老大如果有人要揍我,你会帮我吗?”

  “怎么了,小四,谁要揍我兄弟?”三友听了我的话疑惑问道。

  我说:“没事,老大你会帮我的吧!”

  虽然疑惑,但张超却还是说道:“我说过谁要动我兄弟,的问我拳头答不答应。放心只要你叫到我,有事我们一起扛。”

  我一脸感动的说道:“老大你真好,放心吧,一定会有需要你的时候。”

  “哎!”张超还想说什么。“立正。”就被一声口训打断了。

  上官红走到队伍前说道:“稍息、立正。”

  学生一一照做。

  她走到队伍面前道:“我从现在起就是你们的教官了;你们可以叫我上官教官;下面,出列一位学生,这是名单,帮我点名。”美女有需求,当然没理由拒绝了,本来而、三哥也想去的,可惜被前面的一家伙捷足先登了。

  我拉了拉帽子,遮住我的眼睛。我心里在为老大默哀——老大,用不用上你老,就看教官看不看见我了。可惜本侠卫还是要倒霉了。我正想得出神,以至于点了我的名我竟然没听见,于是我悲剧了。“夏杰、夏杰、到没到?”

  “喂,小四、小四,到你名了”。吴宇戳了戳我的手。

  “啊,哦!”我反应了过来答:“到!。”一抬头,就看见一张美丽的脸盯着我,满眼意外,还有一点生气。应该是上次被耍令她很不爽。

  我知道躲是躲不了了,于是我充分发挥了我脸皮厚的优点。一脸微笑的道:“Hi上官教官你好,我们又见面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你比上次见面跟漂亮了。”

  闻言她一脸戏谑的看着我说道:“怎么,哼哼,想不到吧,这次跑不了吧,小沈阳。”

  这话听得,我的室友和同学是莫名其妙。“什么见面,什么小沈阳?”

  我还是很无耻的说道:“不可能,上次是我妈打电话叫我回家吃饭,啊不是,是我有急事所以才走的,再说,您这么漂亮,我这么会舍得走呢。”

  上官红道:“哼我也不和你废话了,咱们切磋,切磋一下,过去的事情就算了。”

  我连忙说道:“教官,和你比武也行,没人的时候再说吧。”

  “不行,必须现在,不然你别想军训合格。”她一脸平静的说道。

  “我靠!这女的脑子有病吧,见到高手就想过招。”我心里暗骂。不过我不得不答应。我想,只要不要伤着她就行了。修习轩辕诀后,我的身体每天经过真气的綷炼,已胜精钢铁骨,力大无匹。

  “好吧!来,满足你”。“噢!”说道这里我故意托音,又看了看老大。

  老大见我看他,就立马走到上官红面前。看到这里,我想,老大还是很讲义气的。二哥,三哥也被老大的义气行为很感动,一脸的肃容。

  谁知老大来到上官红面前说道:“报告教官,上厕所!”靠!我们仨集体倒绝。老大鄙视你,见色忘义的家伙。

  上官红点了点头。然后这货就真走了。

  没办法了,看来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来吧!教官。”

  同学们刚让开,上官红,就是一高扫腿,我左手轻轻一拨就破去。接着这妞又是连环重拳,我左避右闪躲了过去。又是一侧踹,我左闪而过。不一会,我们已走了几十回合。这妞对我一阵穷追猛打。周围同学看得那是惊心不以,喝彩连连。其它中队的同学和教官被吸引过来。

  “咦,李建大哥这小兄弟不是在神农架的那位高手吗?看情况好像是这学校的新生。而且居然悲剧的分在上官总教官的队里。这小兄弟上次可是把我们的警花气得够呛,他也想不到会有今天吧。不过他的武艺真高,上官教官一直也没碰到他。上官教官就是这性格,见到高手就缠着人家过招。”

  不过这次可不一样。李建说道:“她这次可不一定赢,不过还真是一只带刺的玫瑰啊!”

  我正在接招时,突然感觉西南方向有一丝微软的真气类似的气体波动,我想极有可能是魔气或有黄帝卫。就推回了上官红的攻击,说道:“我有急事,先走了。一下就闪了出去,奔向西南方。” 全体人员不明所以。甲同学说:“不会是怕输没面子先跑了吧。”“有可能,”一片同学附和道;乙同学道:“输了也不会,谁有他这样的武功,谁敢笑他。”有一片同学符和道:“有理有理。”

  上官红和教官们也是看着我消失的方向,一脸的惊愕和不解。教官女甲道:“他这是干嘛,难道他妈又叫他回家吃饭了。”乙教官说:“有可能啊!”

  我一路上朝着西南方飞奔。几分钟后数十里外。我来到一片秘林深处。只听:“哈哈,十几年来的努力果然没有白费,我墨盒终于突破了魔兵,成就霸兵,只要在蚩尤大神降临人间之前突破至魔将就可以随蚩尤大帝征服寰宇了。”

  我道:“哼!理想是好的,可惜你没那命了。”

  “哼!谁。”闻声墨盒警惕的看着四周道。

  “我,你爷爷”说着,我的身形一下闪现出来。看着对面,这是一位高大,皮肤黝黑的青年。见了我,面显狰狞起来。

  墨盒见了我道:“哦!我当是谁,原来是黄帝卫。哼!就是你们几千年来从中作梗,对抗我巫神一族。还有洪武十七年的灭族仇恨,可恶啊!”

  我闻言就骂道:“我呸!你丫的还巫神一族呢。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这是你们自找的。来吧!老子还是第一次与你们魔坨族的人交手呢。”

  “哼!魔神掌。”只见他提手一掌,一团黑褐色从中发出,直冲我的面门。

  我也立马回击道:“哼!雕虫小技;看我的明皇掌。”我虽然一脸不屑,但内心却一点不敢大意,毕竟第一次遇敌,而且双方可是死仇,这可是死战。我大喝一声,体内真气运转,右手对举,一团淡黄色气体从我手中发出。

  只见,两股气体飞速相撞。碰!周围方圆十米再无一物,全化为芥末。几秒后,我们彼此看清了对方。看来实力相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了。

  不由多想,二人几乎同时全力运转功力,誓死不休。碰!又是一声脆响。这下连山头都微微颤抖。幸好,此处是秘岭深处。不然,墨盒也不敢在此突破。这下,我们都退了十几步,两人嘴角皆溢出一丝鲜血。彼此对视一眼,呼!呼!两条人影一闪而碰。碰、碰、碰、碰碰、、、。我们展开了肉搏战。周围的树木都被我们的真气所振毁。两人将体内真气附于四肢,招招锁命。在近百回合后,碰的一声对碰。两人都力竭的退了几步,盯视对手,但谁也没有动。

  我心想道:“这样下去不行,在我也才突破第二层几天罢了,刚刚才稳定境界而已。这样下去就算杀了对手自己也是要残废。怎么办?有了——灵枢九针。”有了定计,我也就放心了。

  我盯着墨盒道:“你我也算是千年恩怨了,今日你我实力相当,再打下去也只有你死我亡的结果,不如,你我全力一击,生死各安天命,可敢。”

  “哼!来就来。再打下去,我也感觉浪费时间。”墨盒大喝一声,双手对着我,全力而发。口里喊道:“森罗鬼相。”其周身顿起黑雾一片。

  我大喝一声:“来得好,看我明黄四项斩。”顿时山头风气腾涌。只见墨盒处飞来一个个形似鬼怪的黑雾。我的身前呈现青、蓝、黄、白之色,形成一柄柄剑型飞快的与墨盒的武技相撞。只听发出一声声碰碰之音。鬼像与剑型之气快速减少。

  碰、碰,就在这时,我腾出一只手,暗中对着墨盒,运转帝脉,发出天、地、人三针,将其天、地、人三脉封住。

  墨盒的真气顿时运转不通,攻势渐渐不支。

  墨盒自知中计,大骂道:“该死的黄帝卫,阴险小人,你不得好死。”

  我哼道:“我死不死你是看不见了。下地狱去陪你的蚩尤大神去吧。呀!明黄四项斩。”我催动了为数不多的真气持续着攻势。

  “啊!我恨啊。”墨盒的身形在不甘声中消逝不见了。

  噗!我喷了一大口血,抹了抹嘴道:“靠!第一次作战,就差点光荣了,还好身具帝脉和学了灵枢九针,不然我真就为道捐躯了。”

  两小时后。呼!我收了功道:“咦,还不错,不仅恢复真气,还摸到了轩辕诀第二层中期的壁垒,看来不久就快突破了。生死战斗虽然危险,但却是升级的不二法门。咕、咕。哎!看来本侠卫离成仙还很远啊,得了,先回学校吃饭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