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班级里的那些事一

|

  当天下午我回到了宿舍,宿舍里的人就都齐了,于是我们来到一家餐馆聚餐。

  大家一起谈着话、笑着、打趣着对方,其乐融融的一面令我这个经历过生死的人感到极为放松和舒适。

  我笑着说道:“三哥,你跟林薇薇发展的怎样了?”

  罗毅嘿嘿道:“那还用说吗,你三哥我出马,当然拿下了;昨天,就在昨天,哥和她接吻了;我估计再过不久就可以和她负距离接触了。”

  “哦!是吗;那我先助你旗开得胜。”

  接着我又问道:“老大呢?怎么样了。”

  老大道:“那还用的着说吗?我们东北人可不先含蓄。”

  这老大话还没说完呢;罗毅抢声道:“那你两是不是已经拿啥了?”

  老大顿时出现憨厚的情态,嘿嘿地挠了挠头说道:“虽然不至于,但已经不远了。”

  “咦,我说二哥,你这是怎么了?”见吴宇发呆,我不住问道。

  罗毅道:“海!今儿个早上你不是没回来吗,我们三就寻思找点玩的。于是我们三人一致决定打薇薇的电话,叫我们班的女孩出来玩,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趁早下手,别被其他同学给抢先了。在玩的时候吧,二哥和咱班一叫张倩的河南女孩对上眼了;其实吧这张倩还挺漂亮的,身材不错,就是、就是胸有点小;所以二哥正在犯愁要不要和张倩交往呢?”

  听完了后我是哭笑不得啊!我强忍着笑对二哥道:“我说二哥,这平胸怎么了;再说还为人民省布料呢;那咱且不说这点,你有没有想过这可是人家纯洁的标志,遇到就好好把握吧,再说你是爱人家一部分还是全部一切啊;你们的兄弟我到现在还是一铁杆呢。”

  “噗!咳咳、咳咳咳、水,小四给我水。”听了我的话,老大和三哥是喷案当场啊!

  二哥喝了一口水道:“我说小四,平时怎么见你那么正经;想不到,原来我们都是同道中人啊!来走一个。”说着这货和我干起杯来。

  老大也是平缓了下来,哈哈笑道:“小四这说得好;话粗理不粗。”

  此时的吴宇似乎想通了道:“小四,今天多些你的开导了;我决定勇敢追寻真爱;就像你说的这平胸不是有着三大好处吗,这可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我道:“不客气,谁叫我们是兄弟呢!”

  罗毅道:“好,来为兄弟间的情谊而干杯!”

  这酒刚喝下,二哥就发挥了他的本性;说道:“哎,小四你听说了“求婚事件”没有?”

  我疑惑的看着这位“大侠”,我实在不懂他的世界,难道关注美女八卦很有意思吗;再说此事我的确不知,所以也很疑惑。

  罗毅道:“得,看你疑惑全写在脸上了,就知道你从来不上学校贴吧。你不会连我们学校的第一校花也给忘了吧!”

  我道:“不就是外语学院的那个、那个、那……。”

  一旁的吴宇和老大恨铁不成钢的道:“小四,虽然你不打算追咱学校的第一校花;但好歹,你也要记住人家的名字;给人家一点面子吗!”

  我道:“记住有用吗?记来干嘛,哥又不需要女神,哥要的是女朋友:再说女神都不是普通人的菜;我有自知子明。”

  此时罗毅道:“哎,小四,你这话就不对了,我可不敢苟同:你没听过这段时间的流行语吗?——‘这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我说:“得了,这学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说吧,反正我觉得“聊斋”挺有意思的。”

  罗毅道:“靠!这被你一插,就忘了,我说道那了。”

  我无语道:“三哥,你根本都没开始说。”

  罗毅听了我的话,讪讪道:“嘿,那好我从头开始说好了。”他先吃了一口菜,然后又喝了一口酒,润了润喉;再咳了咳嗓子。就在我忍不住要用真气外放打死这货的时候;只听他中气十足的道:“话说这李若兰,年芳二十又二,从小是聪明伶俐,从初中起就位居校花榜第一;这么多年来不知有多少公子哥、高富帅追求,可惜一直没有人能够摘下这朵“牡丹”;甚至社会上有人采用不光明手段;可是强 奸未遂就被抓的抓,枪毙的枪毙。”

  罗毅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话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她的家世,自从此时之后,李若兰的家世渐渐浮出水面;原来其爷爷李卫国和上官平乃是生死至交,在抗战时,一个是军长,一个是总参谋长;现如今都是国副级领导人;此事曝光后,社会上的人对其是敬而远之;不过社会上的公子哥、高富帅可是对其穷追猛打;渐渐地李若兰的身边多了几位中南海保镖;可那些公子哥、高富帅还是飞蛾扑火般的扑上去;就在今天,在我国企业排行仅此“海尔”的XX企业的公子哥——甄帅第一百零一次求婚还是失败了,而且地点就在我们学校,所以全校就你这个“奇葩校草”不知道。”

  无语啊,这甄帅帅不帅我不知道,但是这脸皮和耐心绝对是“我辈楷模”啊!都一百零一次了,关键还都失败了。

  吴宇此时也道:“全校皆传闻说,只要娶了李若兰,可以两代人不用奋斗。”

  老大也道:“好世家、就是不一样;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啊,何况还是这么漂亮的公主。还是小四说得好,女神不是谁都有资格拥有的。”

  此时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来说道:“世界上没有最完美的女神,只有最容易受伤的女人。”

  罗毅听了我的话也是叹道:“唉!小四说的在理,听说李若兰就很少笑过。”

  老大道:“别说这些了,老天是公平的,得到一些,就会失去一些。”

  我们想了想道:“也对,说那些干嘛,这些应该是别人自己该考虑的事。”

  ~~~~~~~~~~~~~~来干杯,为了大学!

  第二天早晨七点,我和老大跑完步,带了早餐回到宿舍;二哥和三哥还再睡。这两货昨晚还大放厥词道:“老大、小四明早你们晨练叫上我们,我们都要跑十圈。”

  就在今天早上六点的时候,我和老大推了推他俩叫到。谁知二哥喃喃道:“妈,让我再睡会儿,昨天好不容易高考结束。”

  我晕,看来这货已经“脑残”了,残失了快四个月的记忆。

  三哥跟夸张,虽然这人睡着了,可是脸上却挂着猥琐的表情;梦呓道:“别闹了薇薇。”

  “贱人!”我和老大骂道。

  于是,就我们两人下来跑步了,跑着跑着;天渐渐亮了,人也从几个到遍布整个操场。跑完步后,我和老大找了一个角落,拉了拉韧带,打了几套拳,然后又过了几招;老大也算是功夫狂人,大呼道过瘾!

  回寝室的时候,刚好路过食堂,就买了早餐,带回宿舍吃。

  刚到宿舍;就见这两货还在谁;所以就不禁想到了早上的那幕。

  老大道:“起来洗漱、吃早餐了,今天早上八点,班主任还要开班会,选班委呢?”

  说完,我和老大就去洗澡了。

  ~~~~~~~~~~~~~~~~~~~~~~~~~~~~~~~~~~~~~~~~~~~~~~~~~~~~~~~~~~~~~

  二十分钟后小时后,全员洗漱好了,就吃着早餐。

  此时罗毅道:“你们有没有谁想要当班干的。”

  我道:“我连社团都懒得参加,当班干,更不想,我不喜欢麻烦事。”

  老大道:“体育委员,俺要定了。”

  吴宇道:“我想看看学习委员行不行。”

  我们都知道吴宇虽然爱玩游戏,但学习极好,在班上的分数可是排行第一的;要不然这货也不会“脑残”了都还记得高考。

  此时我问道:“三哥,你有没有想要竞争的职位?”

  罗毅道:“我觉得团支书不错,这样以后要是有啥好事还能为咱哥几个争取。”

  吴宇道:“好了,吃完了就走吧,班会就要开始了。”

  于是我们收拾了一下,锁上了门,就朝着三号教学楼走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