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东胜楚家

|

  来到族中议事大厅,众多长老立在下方,方天烈仍在闭关当中。

  刚刚得到确切的消息情报,帝都一个实力不俗的家族因为得罪了一名外来的修士而在前不久惨遭灭族之祸。

  根据探子得到的消息,动手的人实力极强,仅仅凌空一掌,便将方圆数百米的府邸夷为平地,经过各大家族的分析推测,凶手的修为最低也是圣王后期。

  而在整个铁云帝都当中,除却隐世不出的大帝以及坐镇皇宫的人皇之外,四大家族中都找不出一个人能够抗衡圣王后期的存在,这对于各大世家豪门而言,可以说是拉响了一个警报。

  毕竟四大家族的族人在帝都横行霸道惯了,若是一旦无意间得罪了某个外来的强者,恐怕也会遭来意想不到的无妄之灾。

  人皇已经从皇宫传来了口谕,明令警告任何世家豪门的人不可与外来的修士之间发生冲突,一旦出事,就算是大帝出关,恐怕都难以撑得住局面。

  在这段时间以来,整个铁云帝都中的各大世家豪门,可谓人人自危。

  很多人不知道那些外来修士的来历,唯独一些圣王境以上的高手才会有所了解这个层次的一些东西,方拓自是也知晓,这些人来自真正的修炼界。

  所谓修炼界,并非指的是另外的时空,而是寓意着修士的世界,超然于世俗之上。

  在世俗中,圣王已是少有的强者,大帝号称无敌,而在真正的修炼界中,圣尊才算得上是强者,只有成神,才可莅临顶峰。

  圣王,只能算是初步具有了成为修炼界一员的资格,至于圣王之下,在真正修士的眼中,都是蝼蚁。

  对于近些时日以来发生的事情,纵然方拓乃是来自十万年后的人,对于一些太过遥远的历史细节,也不可能详尽得知,他也只能吩咐族中之人禁止外出,避免与外来的修士间发生冲突。

  风波持续了数日,这一日,城外忽然来了一匹修士,这些人或是驾驭法器飞行,或是坐骑代步,径直从高空落入帝都。

  “这些人如此嚣张,莫非不知道此处有大帝坐镇,哪怕是来自修炼界,只要没有达到大帝境界,都不可对大帝不敬?”

  对于这几人,有些外来的修士也颇为惊异,即便在修炼界的实力划分体系当中,大帝尽管不如圣尊,也是了不得的高手,低阶修士胆敢不敬者,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嘘……他们敢如此这般,势必有所依仗,不要多言。”说话之人身旁的朋友连忙上前将他拉走。

  从高空落下的几人,被簇拥在当中的一人脚下的坐骑极为不凡,形态如麒麟,浑身披着金色闪耀的鳞片,犹若金色的火焰在燃烧一般,只是与麒麟不同的是,此兽生有一条蛇尾,但若不仔细去看,第一眼看去,多半都会让人以为是真正的神兽麒麟。

  麒麟兽的背上站着一名英俊不凡的年轻男子,他身穿一袭蓝衫,看起来温文儒雅,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身上缭绕着若有若无的光辉,如神邸临尘。

  其他几人也都各自不凡,驾驭的法器等阶起码也是灵器层次,坐骑也都个个神骏,乃是世间少有的异兽。

  远处,在方家的府邸门前,方拓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不禁皱起了眉头,那麒麟兽的血脉已经有九层纯净,只差一线便可跨入神兽行列,放在当今太古绝非一般人所能拥有,足可表明这些人来历非凡。

  尤其是那些驾驭法器飞行的人,虽然落下之后将法器收起,但却也被方拓感应到了强大的气息,其中几件更是达到了帝兵的层次。

  而从细节观察,以麒麟兽为坐骑的男子应该是这些人的首领,驾驭法器的人都是随从,神色颇为恭敬,而如果连随从都可拿上帝兵,这些人十有八九很可能出自于某个圣地大宗。

  就在这时,远处一道遁光瞬息而至,这是一个前不久来到帝都的一名人皇高手,只见他身形显现在那站在麒麟兽背上的男子跟前,单膝跪地,恭敬道:“启禀少主,您吩咐要找的人已经寻到了。”

  “哦?如此甚好,快带我们过去。”另外一名身背长剑,神色略有阴冷的男子开口说道。

  随着那人皇高手抬手一指,方拓的心中顿时一跳,此人所指方向,竟是方家的所在!

  “方家难道曾经与某个圣地大宗有仇?”远远的望着一群人向着方家所在缓缓前行而来,方拓的心中难以平静。

  根据他对于历史的记忆,方家遭受劫难并非是在这个时段,也不是被某个圣地大宗所灭,但是这些强者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来到铁云帝都,其中必有蹊跷。

  “希望这些人弄错了。”方拓心中打鼓,面对修炼界的庞然大物,小小的一个方家根本无力抗衡,一旦发起冲突,对方随便一个人,都可灭了方家满门。

  片刻后,几个年轻人便在一众高手的簇拥下,来到了方家府邸的大门前。

  这些人来自圣地大宗,个个心高气傲,自是不将世俗中一个家族放在眼里,为首的那名站在麒麟兽背上的男子却并未强闯,而是缓缓开口,温文尔雅道:“请问此处府邸,是否就是铁云方家?”

  “不错,不知诸位来我方家,所为何事?”方拓立在门前,开口询问道。

  看到方拓一个少年面对自己等人淡然自若的样子,那名身背长剑的年轻男子顿时皱眉,道:“看到我们来了,小小方家竟然没人出来迎接,莫非是想要被灭门不成?”

  “闭嘴!”麒麟兽背上的男子一声冷哼,背着长剑的年轻人似有所顾忌,顿时不再多言,只是望向方拓的眼神有着阴冷。

  “这位小兄弟,不知你们方家家主可在?我们有事想要询问。”麒麟兽背上的男子开口问道。

  “家父被困仙光废墟,至今下落不明,目前方家由我主事,不知要问何事,在下必然知无不言。”方拓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那麒麟兽上的蓝衫青年点了点头,只见腾身而起,落在了方拓的面前,道:“不知贵府上可否有一个姓楚的女孩?”

  听闻此言,方拓的脸上露出惊色,方家上下若说姓楚,那就唯独只有云儿一人。

  看到方拓神色的变化,蓝衫青年莞尔一笑,道:“看小兄弟的表情,想必贵府上应该有这么一个人,不知可否让我见见?”

  方拓点了点头,让一名守门的仆人进去叫楚云儿,道:“方家之中,只有在下的贴身侍女姓楚,我已吩咐下人去叫,诸位一路劳累,不如入府休息一番?”

  “什么?贴身侍女?若她真的是我们要找的人……”身背长剑的男子并未将话说完,但是眼神却凌厉起来,有些杀意。

  那蓝衫青年始终都很温和,并没有因为方拓的话而又什么神色变幻,回头瞪了那长剑青年一眼,道:“既然小兄弟邀请,我们便打扰了。”

  一众手持帝兵的随从负责留守在府邸门前,方拓与蓝衫青年并肩而行,走入了方家府邸,那身背长剑的年轻人冷哼一声,随后就跟了进来,如此便让方拓确定,此人的身份应该也非同一般。

  这蓝衫青年并不恃强凌弱,让方拓甚有好感,对于那身背长剑的年轻人流露出来的杀意,尽管对方隐藏的不错,却逃不过他敏锐的灵觉。

  将这样一群随便一个就可覆灭方家的人带了进来,方拓也不知道是祸非福,一切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无奈的处于被动的局面。

  “还是实力不足啊……”方拓心中感慨,他若修为高强,管你圣地还是圣宗?

  一路将两人引领到了议事大厅,方拓并未上座,而是在下方的位置与二人一同落座,下人送上来的茶水,那身背长剑的青年看也不看,世俗中价值不菲的上好茶叶,却根本不入眼,蓝衫青年并不在意,端起来抿了一口,做了应有的礼节。

  这两人气息内敛,让方拓无从推测其来历,故而开口问道:“不知足下来自何门何派?”

  “在下姓楚,自然来自于楚家。”蓝衫青年淡然笑道,有关于楚家并未解释太多。

  方拓却是心中震动,在感觉对方有可能乃是圣地大宗的时候他就隐约有所推测,但听到对方口中证实,依然还是有些吃惊,要知道,东胜神州的楚家可谓是威名赫赫,传承无数年而不倒,乃是不朽的宗族,大荒世界为数不多的圣地大宗之一!

  “这么说来,足下寻找楚姓的女孩,应该是在寻找自己的族人了?”方拓缓缓问道。

  “不错,我们要寻找的,可是嫡系一脉失散的后人,倘若真的成了你的贴身侍女,我劝你最好将自己捆起来跟我们回去负荆请罪,兴许可以保住一条性命!”长剑男子冷笑着说道。

  “闭嘴!就算是云儿真的成了方兄的侍女,若没有方家这些年的照料,云儿是生是死我们都无法得悉,莫非你想让我们楚家一脉被世人耻笑为忘恩负义之徒吗?”蓝衫青年冷声训斥,那长剑男子纵有不甘,却也不敢还口。

  方拓心头苦笑,他依稀记得,楚云儿当年被带到方家的时候还是一个婴儿,在她的襁褓中有着一枚材质圆润的玉佩,上面刻着楚云儿三字,因此就以此而得名。

  东胜楚家要寻找的人也叫做楚云儿,世间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如果楚家真的以此向方家发难,恐怕麻烦还真的很大。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