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危机再临

|

  极北冰原,冷风肆虐,寒气逼人,尤其是在玄冰寒气所笼罩的这片区域,圣尊以下的修士一旦踏足,便会冻成冰雕,被风一吹,化成齑粉。

  从古至今,也有许多武体肉身强大的修士想要借助玄冰寒气的锤炼来提升修为力量,却最终在玄冰寒气的侵蚀下身死道消,这种寒气已经蕴含了法则的威能,究竟有多么的恐怖,根本无法揣度。

  虽然有鸿蒙塔逸散出来的紫气护身,方拓依然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他选择了玄冰寒气较为稀薄的一块区域闭关。

  他现在的修为太低,小心而又谨慎的以法力将微弱的一缕玄冰寒气引入体内,就在寒气入体的瞬间,方拓有种坠落入万年冰窟的感觉,他连忙运转心法,将这一缕玄冰寒气不断分化,融入到四肢百骸,奇经八脉,五脏六腑之中。

  随着越来越多的玄冰寒气被他吸纳入体内,方拓也渐渐的进入到了闭关的状态,周身覆盖上了厚厚的冰晶,化作了一座冰雕。

  此时此刻,在他的丹田气海中,地火和天水两剑也在玄冰寒气中锤炼打磨,这两柄法剑乃是他以法则精魄炼制而成的本命剑器,将会伴随他一生的修炼。

  地火剑蕴含火能,与玄冰寒气的属性相冲,随着不断的锤炼,地火剑的体积开始不断的缩小,然而方拓并不担忧,消耗掉的只是能量,并未伤及法则本源,遗留下来的皆是精粹。

  反观天水剑,却是与寒气属性相合,原本如水波般的剑纹,如今变得寒芒四射,闪烁着冰晶般的光泽。

  寂寞的苦修是孤独的,但对于方拓来说,他宁可寂寞孤苦一生,也不想要屈居人下,从踏上修炼霸道真意的那一刻起,他的本性真我便决定了这一切。

  相对于目前的形势而言,任何事情都比不上提升自身实力来的重要,他不断的将玄冰寒气引入体内。

  岁月悄然的流逝,方拓也不知道到底已经修炼了多少的时日,也不知道自己已经吞噬炼化了多少的玄冰寒气,只是这片冰原区域中寒气不绝,似是无穷无尽。

  “这里简直就是武道强者锤炼肉身的圣地,从最外围的百年寒气,直至最深处的万年玄冰寒气,若是有人肯忍受一世孤独,势必可以循序渐进,在此地修成不灭肉身,甚至于以肉身成神,都有可能。”

  缓缓睁开双目,身上的冰晶层层脱落,方拓掐指一算,发现自己竟是不知不觉闭关了足有四个月的时间。

  如今,单以肉身而论,他足可与大帝抗争,更为难得可贵的是,地火和天水两剑的品级也随之晋级,达到了帝兵的程度。

  法则精魄乃是天地蕴育,天地间极其少见,堪称炼器的瑰宝,被方拓祭炼成本命剑器之后,便让这两柄神剑具备了无穷进化的潜能,若是可以不断的晋级,最终很可能化生成为顶级的神兵。

  “若是可以进入百年玄冰寒气的区域,不知道我的通天霸体能否再次升华。”

  目光遥遥的望向远方,方拓自言自语着,不过他并没有急着前往,肉身固然强大了,但是想要完美无缺的驾驭,却还是要提升法力修为。

  否则肉身再强大,而法力羸弱的话,根本无法驾驭肉身发挥出真正的战力。

  肉身为武道,法力为仙道,以主修肉身和神魂法力而区分,大荒世界人,蛮,妖三族之中,犹以人族最是得天独厚,不禁拥有先天九窍,更有三魂七魄的完美灵魂,适合法武双修。

  妖族虽然同样肉身强大,而且天生法力强横,却不具备先天九窍,从而潜力受制于血脉,强大的妖族在修为达到圣王境界之前,都会修出人形,以人身修九窍,才可逐步晋级。

  在方拓看来,人族修士既然具备如此得天独厚的修炼条件,自是要法武双修,如此才可真正达到巅峰。

  如今他的肉身强横,法力也积累到了无比雄厚的程度,只要静下心来继续潜修,短时间内便可再有突破。

  时间流逝,方拓依然一动不动,静心参悟推衍天地大道,半个月后,三块上品元石化为齑粉,被他将所有的灵气完全吞噬炼化,丹田气海中的金色元神光芒万丈,彻底凝聚而成实质,神识比之过去更为的强大,可以延伸感知的范围更加广阔,身心无比通畅。

  元神凝聚而成实质,是为大圆满,对于任何修士来说,这一境界都无比的至关重要,跨过这一层次,便是打通一元窍晋级圣王,从此勾动天地大道,跨入一片新的天地。

  所谓一元,为万物之初,放在修士的修行当中,则意为元神,化为实质的元神坐镇一元窍中,将之打通,便可晋级为圣王初期。

  穴窍的打通,绝非一朝一夕,人体虽然天生具备九窍,但是九窍一开始都处于封闭的状态,强行开通会被肉身造成不可估量的创伤,只能循序渐进,将之贯通,开启通天之门。

  算算时间,距离他被诸多高手追进冰原已有接近半年的时间了,想必很多人都认为他早已在玄冰寒气中化为齑粉。

  如今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元神大圆满,地火天水双剑都晋级为帝兵,他自信可以无惧大帝级强者,很想离开此地,了解外界在这半年以来的情况局势。

  从玄冰寒气弥漫的区域走出,在万年寒气笼罩的区域,方拓的神识蓦然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有人正在修行!”

  心中一动,方拓隐匿行踪,向着神识感应到的方位潜行过去。

  万年寒气如白色的雾气,在迷蒙的寒气中,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盘坐在一片空地上,在他的身上闪烁着黑色的幽光,有道道魔气环绕其周身,散放着阴冷邪恶的气息。

  一缕缕万年寒气不断的向着黑衣中年人汇聚而去,他的体内传来气血震动的声响。

  “从功法来看,此人应该出自于魔道,能够在万年寒气中锤炼肉身法力,起码也是大帝级的强者。”

  在东胜神州这片无边无垠的地域,魔道以天魔谷为首,但凡魔道中人皆听从其号令,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不管此人是否出身于天魔谷,若是发现方拓的行踪,也势必会出手擒杀。

  “我目前的实力虽然不惧大帝,却也需要万无一失才能出手。”

  方拓继续蛰伏,足足过去两个时辰之后,在对方吸纳大量万年寒气锤炼肉身的关键时刻,他刹那间选择了出手。

  地火剑无声无息的在万年寒气中穿梭而去,陡然间劈斩,一道璀璨刺目的火焰神剑划破重重的迷雾,以帝剑之威,足可击杀任何帝级的强者。

  然而,此人尽管处于修行当中,神识却时刻游离在外,一件盾牌模样的兵器从其体内飞出,试图抵挡住从天而降的火焰神剑。

  那面盾牌也有帝兵的品级,威力却无法与法则精魄炼制的帝剑相提并论,盾牌只是稍稍阻挡了片刻,便彻底崩裂在当空,随后寒气涌动而来,化作块块冰坨坠落在地面上。

  尽管一件帝兵被打碎,却为黑衣中年人争取到了反应过来的时间,只见他身影快若鬼魅,向着旁边侧向横移,避开了地火神剑的凌空斩杀。

  “刷!”

  天水帝剑飞射而出,斩向的方位,恰好就是黑衣中年人避开的方向,从始至终,一切都在方拓的计算当中。

  “噗!”的一声,有血光在寒气中闪动,随即便会冻成冰晶,黑衣中年人被天水帝剑所伤,同时被帝剑中蕴含的玄冰寒气深入体内,身形动作变得有些僵硬。

  “嗡!……”

  与此同时,必杀的攻击瞬间而至,鸿蒙塔无声无息出现在黑衣中年人的头顶上方,一股宛若有吞天之能的力量罩住对方,一下子将之吸入神塔之中镇压。

  神识探入鸿蒙塔中,只见那黑衣中年人被吸进来之后,便有漫天无数的雷霆化作锁链将他捆缚的结结实实。

  “方拓?你居然没死!?”黑衣人受到重创,当看到方拓的刹那,顿时露出无比震惊的神色。

  “我以前就说过,想要让我死的人很多,我始终没死,却有很多人因我而死。”方拓笑道,对方能够一眼认出他来,并不奇怪,天魔谷早已将他的画像发布出来,人尽皆知。

  “但是你终究还是会有面对死亡的那一天!”黑衣人突然桀桀怪笑起来,随后身体以极快的速度开始干瘪,整个身躯渐渐崩碎,彻底烟消云散。

  “身外化身!?”方拓脸色微变,这黑衣人并非是真正的修士,而是被强者祭炼的化身。

  能够祭炼出大帝级的身外化身,本尊的修为自是更强。

  “化身与本尊共享一切信息,看来必然已经有人知道我还活着的消息,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

  沉吟片刻,方拓取消了离开冰原的计划,他活着的消息一旦被传开,走出冰原反而更危险。

  在附近隐藏了起来,方拓静静等候了五天,一个拄着拐杖的年迈老妪出现在万年寒气笼罩的区域。

  “还真是福大命大,玄冰寒气竟然都冻不死他!”老妪在寒气中寻找了片刻,随后自言自语了一句,便化作神虹,离开了冰原。

  如此一来,方拓更不能现在离开冰原,玄冰寒气足以让多数高手忌惮不已,唯有继续躲藏在这里,才有一线生机,否则一旦出去,随便一个圣尊出手,他都必死无疑。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