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远古巫族

|

   淡然一笑,宁天子跨步上前,浑身缭绕起更多的青光,一只完全由元神之力凝聚的青色大手出现在空中,将那人形怪物盖在了下面。

  虽说修士在达到元神境界之后便可凝聚自身本命元神,但是想要驾驭元神施展道法神通,却需要修为达到圣尊之后才可如臂使挥,由此也可看出,宁天子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极端强大的境界。

  远古的巫族发出嘶哑的咆哮,尽管对元神之力有些忌惮,却也并非是完全的害怕,她冲天而起,挥动利爪,与青光大手展开了猛烈的碰撞。

  神力的波动弥漫八方,以宁天子为中心,涌动着无尽的法力浪涛,毁灭一切。

  “好强悍的修为,这宁天子如此年轻,竟是已经达到了这般境界。”鲁何难露出吃惊之色,与这样的天才骄子相比,顿时就可感觉到自身的不足。

  方拓也是有些吃惊,虽然他可以越级挑战,以圣王修为抗衡圣尊不在话下,但是宁天子却绝对不比他弱,甚至于可以肯定,宁天子曾经也是圣王修为的时候,也绝对有可以抗衡圣尊的实力。

  再加上现在的宁天子已经是圣尊,实力只会更加可怕,不能以单纯的修为境界来评价其真正的战力。

  “轰!轰!轰!……”

  宁天子与人形怪物激烈的交锋,远古巫族怒吼连连,宁天子却是越战越勇,举手投足间可牵动天道神力,如神袛一般。

  “诸位,宁师兄已经可以压制那怪物,我们一起出手,早点将之斩杀吧。”天籁之音传来,天道圣女在这个时候开口说道。

  许青青绝世容颜上泛起淡淡的微笑,道:“圣女说的没错,废墟中凶险无处不在,我们需要赶紧离开。”

  对此众人自然都没有任何的异议,纷纷施展神通秘法,在众人的帮助之下,宁天子祭起一座青色火焰升腾的宝塔,幻化而成数十丈,将那人形怪物镇压在了塔下。

  许久之后,宝塔被宁天子收起,只在地上遗留下了一片黑色的灰烬,强大的远古巫族被炼化的灰飞烟灭。

  这让众人暗暗咋舌,能够将强大的生物炼死,那件宝塔也定是不凡之物。

  “我们赶紧离开吧,那只是最低级的巫族,一旦出现更强大的,我们必死无疑。”宁天子开口说道。

  “没错,我们赶紧离开吧。”许青青和天道圣女也都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巫,乃是在远古传说中的一个种族,传说这个种族极端的残忍和可怕,一旦遭遇很少有人能够活命。

  众人所遇到的巫尽管强大,却根本无法与传说中的巫相比,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废墟中可能存在着巫族中的王者,众人遭遇的不过只是普通的小兵。

  “走吧。”

  众人展开身法,如飞而去,片刻不敢多做停留。

  尽管对于巫的事情不愿多说,但是在方拓和鲁何难的不停追问下,宁天子还是说了一些关于巫的秘闻。

  仙光废墟中沉睡着巫,通常情况下,游荡在废墟中的都是低级的巫,强大的巫都在沉睡,一旦沉睡中的巫王醒来,就算是人神来了,也要死无葬身之地。

  传说,蛮族便具备巫的血脉,只是非常的微弱,相比起凶狠残暴的巫而言,蛮族就像是温顺的小猫。

  最终,众人有惊无险的走出了仙光废墟,很快便有天道宗的弟子前来接应。

  众人只是萍水相逢,宁天子,许青青和天道圣女离去,方拓和鲁何难两人也回到了仙城中。

  回来之后,方拓竟是意外得知,带领众人进入废墟的那名灰衣老者竟然也活着回来了。

  这让方拓有些吃惊,也更加确定了那老者定是隐藏了自身的实力。

  平安回到仙城后不久,鲁何难便有事离开,此次废墟之行,方拓并没有寻找到任何有关于父亲方天山的消息,可以说是一无所获。

  这样的一片禁忌之地,方拓实在是不明白方天山当初为何要进去,还有宁天子以及天道圣女和许青青三人也进入了废墟,他们的目的又到底是什么?

  仙光虽然难得,但是各大圣地每年也能收取到不少,很可能废墟中隐藏着天大的秘密,才会吸引古往今来无数强者闯入其中进行探索。

  这一切,都仅仅只能局限于方拓内心的推测,心中的疑点太多,他需要一点点将之解开,似乎才能拨开云雾,看到最真实的东西。

  在内心中盘算一番后,方拓变化了自己的容貌,离开了仙城,一路向东而行。

  十四日后,方拓走出了荒凉的西北边缘地带,再次进入了碧海剑宗的势力范围,并且穿过一片葱翠的山林,进入了云龙国。

  巍然高大的帝都城门前,一身白衣的方拓负手而立,此次前来云龙,他就是为了复仇而来,即便是这样做会暴露出他的行踪,他也必须要这样做。

  他的本性注定了他不可能选择隐忍和蛰伏,在修炼霸道的这条路上,要么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要么一飞冲天,以战养战,修成盖世霸体。

  “这位公子想必是第一次来云龙帝都吧?不知小的有什么地方可以为您效劳的吗?”刚刚进入帝都,一名身穿麻布衣的青年男子便迎面走了过来。

  诸如此类的人,一般都会选择外来者,只需付给一定的佣金,便可在对方的带领下,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

  “我们云龙国盛产元石,各行各业都无比繁盛,不管是吃的喝的还是玩的,只要客观您需要,小的都能带你去最好的地方。”

  支付了青年男子一块中品元石,方拓与之一起走在云龙帝都的街道上,听着他对云龙帝都中一些娱乐项目的介绍。

  “我需要打听一些事情,帝都之内哪里的情报消息最是灵通?”方拓随口问道。

  “不知客官想要打听什么方面的消息?若说情报消息售卖,自然没有什么势力比得上云龙宗,只是想要从云龙宗打探消息,价格却是不菲。”

  听闻此言,方拓嘴角泛起一抹笑意,他此次而来的目的本就是云龙宗,如今也正好不用绕弯子,直接就可过去。

  云龙宗的山门位于帝都三十多里外的一座灵山,青年男子自是不可能直接带着方拓前往,而是带着他来到了云龙宗在帝都中的一处售卖情报消息的产业。

  掌握整个云龙国地域,云龙宗的情报最是详尽,每天来往这里的人也是极多。

  看着那从三层阁楼中来来往往的人流,方拓挥了挥手打发那名青年男子离去,随后迈步走入这座阁楼。

  云龙宗在这个国度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就如圣地相对于东胜神州,在这片国度中,云龙大帝掌握着生杀大权,地位尊崇。

  正是由于这种特殊的地位,云龙宗的修士也异常的趾高气扬,作威作福,很多人也只是敢怒不敢言,毕竟云龙宗虽然只是一个不入流的门派,但是却由于每年庞大的元石产量,得到楚家圣地的重视。

  “什么?不会吧?我只是打听下哪里可以寻找到鎏金玉石,竟然就要收我十块中品元石?”

  刚刚进入阁楼的大厅,耳畔便传来了争吵声,只见一个看起来约有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修士脸色涨红,正在与云龙宗的一位负责人争执。

  “从我们云龙宗获取消息,十块中品元石已经是最便宜了,你没元石还敢来打探消息?”一层阁楼的负责人是名中年修士,他怒视着眼前的年轻修士,脸色很是不悦。

  “云龙宗太黑了,几乎垄断了情报网络,百斤鎏金玉石也不值十块中品元石啊。”

  “这个年轻人恐怕要倒霉了,如果不拿出十块中品元石,我打赌他走不出这间阁楼。”

  “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云龙宗太强势了,对于违逆的人都会赶尽杀绝啊。”

  阁楼中的不少修士低声议论,却没有人敢站出来,云龙国控制了所有的情报信息,使得生活在这个国度中的修士必须来此购买消息,藉此积累宗门的财富底蕴。

  听着周围修士的议论,感受着众人刻意避开的目光,云龙宗的这位中年修士脸上露出笑意,对自己身为云龙宗的人感到无比的自豪。

  尽管这位中年修士仅仅只是一名元丹后期的修士,但就是因为他是云龙宗的人,所以他可以在这里趾高气扬,纵是修为比他高的人,反而还要对他有所忌惮。

  “我只有三块中品元石,其他的都是下品……”迫于压力,年轻的修士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下品?你这是在侮辱我们云龙宗吗?十几块下品元石你也好意思拿出来!?”

  “我还有两件下品法器可以拿来抵押。”无奈下,年轻修士只能将所有的家当统统拿了出来,但他只是一个元丹初期的小修士,身上所有的东西加起来,也不值十块下品元石。

  “小子,你这些东西最多也就值四块中品元石,还差六块,如果你无法拿出来,那么就去元石矿区挖矿一年来还债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