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所谓机缘

|

  拥有前世半神的境界,这一世对于方拓而言,人神之下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瓶颈可言,只要他愿意,完全可以无限制的吸收元石中蕴含的元力来提升修为,直至达到半神的层次。

  之所以没有那样去做,却是因为方拓想要将自身的每一个境界的根基打的无比牢稳,想要将起点无限的拓宽,为以后的修行道路开辟出更为广阔的天地。

  圣王境界便可抗衡圣尊,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存在,正是因为有了诸多的前提,才让方拓打破了这种常规。

  一直以来,他都借助鸿蒙塔的力量镇压丹田气海,抑制住修为的快速提升,如今他打开了禁制,修为顿时水涨船高,丹田气海,本命元神,武体肉身疯狂的吞噬鸿蒙塔中蕴含的神劫力量,气势暴涨。

  “砰!”

  抬手一掌将金刚烈震飞数百里之外,紧接着他双手结印,一尊血色的轮盘在虚空凝聚而成,宛如血海深渊,威势滔天。

  血魔宗不传之秘,血海封魔印!

  刹那间,金刚烈便被血海封魔印从高空镇压到了地面上,并且双足不断的下陷,身躯难以挣脱,印法中所蕴含的力量将他身上的衣襟都腐蚀成了灰烬。

  大吼一声,金刚烈再次施展只手破天秘术,破开印法冲天而起,眼中杀意昂然,无比狼狈。

  然而方拓的各种无上秘术却可以随心所欲的施展,以九玄神龙秘术中的驭龙神术融合了武祖真经中的太初紫气,他的速度堪称极速,一旦展开,便让人难以捕捉行踪,连连出手,将金刚烈打的横飞出去,鲜血狂喷。

  战力解禁,方拓不管是在力量上还是速度上,都要比金刚烈更为强大,在他滔天的怒火之下,一道道无上秘术以印法的形式打出,不断的攻杀。

  镇天印!

  翻天印!

  血海封魔印!

  太极阴阳印!……

  每一种无上印法,都是以各种无上秘术融合了自身大道,万般神通熔于一炉,便是独属于他自己的霸神印。

  “砰!”

  脚下的虚空破碎,方拓再一次展开极速,突兀的出现在金刚烈的上空,一脚踏在他的头颅上,登时让他头昏眼花,一阵的天旋地转。

  金刚烈在金蛮族中颇有声望,乃是年轻一代中的第一高手,强横如他竟是被打的如此狼狈,鲜血染红了全身,让所有的观战众人无不倒吸冷气。

  “轰!”

  一尊黄金巨人凭空出现,随即一只大手落下,奠定了此战的落幕。

  金刚烈彻底的昏死过去,浑身不知断裂了多少骨头,方拓的出手很有分寸,毕竟这里是蛮族的地盘,若是真的取了其性命,事情就会闹的无法收拾的地步了。

  “刷!”“刷!”“刷!”

  几道人影冲了过来,都是金蛮族中的强者,他们并未向方拓动手,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将昏死过去的金刚烈带走了。

  蛮族民风强悍,天生好战,也最是敬重强者,方拓与金刚烈乃是公平交手,他们自是没有话说。

  “金刚烈居然败了?他不是圣尊吗?怎么连一个圣王都打不过?”

  “这个人族少年难道将会是下一位邪王吗?”

  此刻所有人望向方拓的目光都变得怪怪的,要知道金刚烈的实力绝对可以与当世各大圣地的最强传人比肩。

  然而这样一个年轻的蛮族高手,却被一个十四五岁的人族少年打的无比狼狈,简直让人无法相信。

  如果方拓达到圣尊的境界,岂不是等同于人神之下再无敌手了?很多人的内心都不禁浮现出了这样的猜测。

  邪王元师通数百年前曾经有恩于蛮族,故而在得悉方拓来到此地的消息之后,便有一位蛮族的长者前来迎接。

  蛮族自然知晓方拓来此的目的,是为了暂时避开天魔谷和楚家两大圣地对西北地域的大搜索,但是金蛮谷却也并非是长久之地。

  两大圣地搜寻无果,势必会联想到这里,一旦爆发冲突,昔年火蛮族部落的那一幕很可能还会再现。

  “不久之后我会离开此地。”方拓也不想让蛮族再次牵连进来,在那位蛮族长者离去之时,他表明自己的意思。

  夜幕来临,星空一片黑暗,方拓立在窗旁,望着那挂在高空中的明月,却是无法入眠,也无心修行。

  这些时日以来,他将天道经九窍的修行之法融入通天霸道真经,三才窍的修行法门已经接近推衍完成,到时候他便可以开始修炼,藉此进入更高的境界。

  九大穴窍,一元,两仪,三才,四象,五行,,七星,八荒,九神,每一个穴窍的打通,都会架起一道勾动天地大道的通天之桥,这个期间也是修士打下牢稳根基最关键的时刻,容不得半点的马虎。

  这也是为什么,方拓他宁可放慢自身的修行速度,也要循序渐进,在功法还未完善之前,绝不冒然突破。

  就在这时,如银铃般的笑声蓦然从身后传来,方拓心中顿时凛然,回头望去,一名女子身披轻纱,如出水芙蓉,婀娜多姿的站在身后,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房间内,他却并未提前发觉。

  她绝对称得上是一名绝代女子,姿容不弱于许青青,筱忧然那般的天之骄女,玉臂藕白,双腿修长,轻纱难挡那份诱惑。

  “小兄弟你在看什么呢?”这名女子亭亭玉立,体态曼妙,皮肤闪烁着晶莹的光泽,具有无与伦比的诱惑力。

  “你是谁?来我这里有何贵干?”方拓内心不敢放松半点警惕,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女子,否则怎么会三更半夜来到他的房中,而且如此大胆,裸背露肩。

  “我是谁不重要,邪王前辈盖代惊天,我只是对他老人家的传人比较好奇而已,所以过来看看。”

  她粉臂如玉,小蛮腰盈盈一握,洁白无瑕的双腿笔直修长,轻盈的一双玉足缓缓踱步,带起一片旖旎。

  她看起来约有双十年华,红唇润泽,贝齿如玉,笑起来很是妩媚,带着淡淡金色的长发披散在雪白的胸前,声音带着磁性,非常的悦耳动听。

  蛮族中的女子大多不美,如此绝代的女子,在蛮族中极为少见。

  “你一女子,大半夜来我房中,这可不太好吧?”对方身上有蛮族的气息,而且没有杀机和敌意,方拓略有些尴尬的说道。

  只见那女子抿嘴轻笑,婀娜多姿走来,缓缓伸出一只芊芊玉指向着方拓而来。

  方拓本能的想要躲开,却发现对方的动作比自己还要更快,无法避开,这让他内心浮现出危机感,这绝对是一个强者,看起来妩媚妖娆的女子,修为竟是如此的强大。

  这名蛮族的女子身材高挑,比方拓还要高了一头,她的玉手轻轻摸过方拓的脸颊,美眸中透出一丝吃惊之色,道:“你的身体好强大,气血澎湃,如汪洋大河,滔滔不绝,即便是拥有高等血脉的蛮族,恐怕都无法与你相比……”

  方拓心中凛然,嘴上却无奈的笑道:“我说大美女,你穿这么少,又离我这么近,我好歹也是个正常男人,已经快要兽血沸腾了,你能不能不要离我这么近啊。”

  “你这家伙年纪不大,却是油腔滑调,我听闻你跟金刚烈大战之时,曾经施展出数种无上秘术,不知你是从何处学来的?”

  说到这里,这名女子嫣然一笑,道:“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金瑶。”

  显然,这位名为金瑶的女子对方拓所修秘术的来历很感兴趣,但是这一切乃是方拓最大的秘密,自是不可能告知。

  “我既然是邪王传人,所学秘术自然是邪王所传。”

  “哦?原来是这样啊……”金瑶美眸流转,忽然又笑道:“虽然不知道你用什么秘法封锁的了自身,但是我还是可以感受到你体内澎湃的庚金神力,似乎有些混沌太初的味道。”

  听闻此言,方拓心头不禁一跳,暗道此女灵觉敏锐,转而笑道:“美女你是感应错了吧?你似乎在部族中的地位颇高,你是否知道一个名为战熊的族人身在何处?”

  金瑶身材修长,曲线朦胧,眼波流转,笑容甜美,道:“你是说那个与你从小一起长大的战熊吗?据说他的天赋很高,觉醒的血脉也很强大。”

  “你知道?不知他现在哪里,能不能带我去见见他。”

  “这个恐怕不行,听说他好像被带去帝族了,帝族掌握有最强大的玄功,若能够在那个地方修行,未来必将成为绝代强者。”

  方拓闻言顿时有些失望,自从云儿被带走之后,他身边的亲人朋友便一个个的离他而去,他心中很是想念。

  只是云儿身在楚家,他根本无法去看望,战熊又身在遥远的帝族修炼,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昔年活下来的方家族人也下落不明,到头来,他还是孤身一人。

  “呵呵,他只是去帝族修行了,你们早晚可以相见,而且你若能够留在这里,或许就可以与战熊成为族人了呢。”金瑶忽然如此说道。

  “此话怎讲?我一个人族怎么可能成为蛮族?”方拓有些疑惑的说道。

  “你听说过蛮血传承吗?”金瑶人比花娇,轻笑着说道。

  “什么意思?”方拓沉声问道,后世的古籍中对此略有提及,并无详尽的记载。

  “蛮血传承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仪式。”金瑶妩媚的看了方拓一眼,咯咯咯的笑道:“传承神池可以让外族转换血脉,成为蛮族,这对你来说,是一场天大的机缘!”

  “邪王前辈对蛮族曾有大恩,如今邪王不出,你在两大圣地的追杀下断然难以活命,而且还有其他的圣地大宗想要打你的主意,你若能够转换血脉成为蛮族,便可以得到整个蛮族的庇护。”

  “这……”方拓的心中非常的震惊,他没有想到蛮族竟然还有这种手段,可以让一个外族转换血脉,脱胎换骨,成为蛮族。

  “你无需担忧什么,人族在元神方面本就有极高的修行天赋,你如果可以转换蛮血,肉身定然可以脱胎换骨,到时候元神与肉身并修,未来能够达到一个不可想象的高度!”

  “我本就是人族,不想变成蛮族,你的这份好意,我心领了。”方拓摇头拒绝道。

  “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缘,你或许不知道吧?我们族中的蛮巫十有以前都是人族中的强者,他们成就非凡,在族中享有极高的地位。”

  在成元吉的部落中,方拓曾经见过一位蛮巫,的确拥有难以想象的强大实力,同时拥有人族和蛮族的修行天赋,同样都位列神级,要比寻常的神级强者更加强大。

  但是方拓有他自己的原则,而且他认为人族就是人族,蛮族就是蛮族,转换血脉固然可以融合两种血脉的长处,却必然有其弊端,此为大道使然,不容改变。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